何永群:一路“打怪升级” “创业史”被拍成电影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杨 静
何永群:一路“打怪升级” “创业史”被拍成电影

[导读]一个人的青春应该怎样度过?“谁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谁先来,但要时刻准备着‘打怪升级’。”纳西族姑娘何永群给出了一个答案。

原标题:一路“打怪升级”的纳西姑娘,“创业史”被拍成电影

一个人的青春应该怎样度过?“谁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谁先来,但要时刻准备着‘打怪升级’。”纳西族姑娘何永群给出了一个答案。

“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全国大学生创业英雄100强”“大学生创新创业导师”……这是属于何永群的荣誉,但在她看来,这仅仅是自己一路“打怪升级”的“副产品”。

这位来自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的山村青年,每个成长阶段都会遇见不同的“怪兽”。她凭着不服输的劲儿,瞄准目标不放弃,“怪兽”没能拖累她,反倒成为她青春的奋斗印记。

战逆境

位于金沙江畔的迪庆州香格里拉市金江镇吾竹村,因为海拔较低、光热资源丰富,有着江南风貌,每年春天桃花盛开时,宛如世外桃源。但因交通等现实条件制约,这里曾是贫困村,村民大多守着风景讨饭吃。

何永群一家也不例外,家里主要收入靠种地、养猪、喂牛,以及父亲在周边做泥水工。尽管全家都拼尽了全力,也只能勉强供她和弟弟妹妹上学。

2004年,读高一的何永群遭遇了人生中第一只“怪兽”。她的父亲在路边打石墙时,遇到一辆路过的货车爆胎,被一块石头击中头部导致脑损伤。虽然父亲及时被送至丽江的医院,但抢救了8天才苏醒过来。

“货车司机是同村的,也没有钱,只能自己想办法。”何永群说,意外的发生,让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母亲一直在医院陪护。家中积蓄都用在父亲住院治疗上,家里基本没有收入。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何永群寒暑假就在当地的餐饮店打工,洗菌子、洗盘子、端菜、打扫卫生……第一个暑假过去,她获得了300元工资,勉强够交学费。

困境之下,父母也曾萌生让何永群退学的想法。父亲在治疗一年后,还无法出院,家里确实支撑不下去了。

“考试经常拿第一名,读书才是出路。”在高中班主任和亲戚们的劝阻下,何永群得以继续上学。弟弟何俊江却要休学,因为家里的种植、养殖必须有人管理。

一年后,父亲终于出院了,这次意外给他留下了癫痫的后遗症。但家里有了生机,弟弟也如愿重返校园。

2006年,何永群考上大学。她“一刻不能停歇”,利用课余时间给学生辅导英语。2007年,何永群和同伴4人组成创业小团队,一直到大四,除了正常学习外,她全身心投入到培训相关的工作中。她不仅没有再向家里要过一分钱,还供弟弟妹妹上学。

大学毕业后,为了赚钱,何永群在培训机构继续工作了两年。2013年,考上云南大学研究生的她,已经开了两家培训机构。

“同学都叫我‘拼命三郎’。”何永群说,那时候没有周末、没有休息时间,她知道自己不能停,也不敢停,因为她是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

驯豪猪

2014年,困难的“怪兽”再次出现。

何永群接到母亲的电话,父亲突发癫痫,还有生命危险。这让她重新思考生活的意义,为了照顾家庭,她做出休学回家的决定。有培训机构创业经历的她,在香格里拉市创办了培训学校。

早在读研究生期间,何永群的导师就知道她在做培训。导师当时就建议她关注养殖业,还推荐她去考察豪猪养殖。何永群听从了导师的意见。

3个多月的时间里,何永群马不停蹄跑了4个省17个地州,潜心调研学习。她发现豪猪浑身是宝,市场看好,香格里拉的气候条件和自然资源也适合养殖,这让她兴奋不已。

何永群拿出自己第一次创业赚的20万元,又申请了10万元大学生创业担保贷款,还向亲朋好友借了一些资金,开始在大山里找场地,修路平场建猪舍,购种育苗养豪猪。

2014年,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毕业的何俊江也回到家乡,加入豪猪养殖领域,因为本科学的是养殖,一些专业技能刚好能派上用场。2015年,何永群创办了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沃夫农林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主要经营豪猪养殖、销售、回收及深加工。

破解水源、人力、场地、施工、设施、资金、特种养殖许可、采购、运输、养殖技培、卫生防疫、产品加工营销,以及与当地民企、政企关系等一系列难题,豪猪养殖产业渐渐步入正轨,企业生产经营陆续打开局面。

然而,首批豪猪产仔时就遇上了难产,很多人没听说过豪猪,请来的兽医也不熟悉情况,最终那只豪猪夭折了。

当时,一只豪猪成本价就要3000元。为了避免后续的损失,她和弟弟在豪猪圈住了一个月,查找资料、研究其特性。在豪猪气味“熏陶”下,他们终于找到解决办法。

从此,何永群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头——“豪猪妹妹”。

兴乡村

创新生产经营模式、引进资金人才,改进养殖技术、成立豪猪餐厅、开发豪猪系列产品……2019年何永群的公司收入超过800万元。豪猪养殖的成功,让她有了更多的打算:覆盖带动贫困村民,巩固拓展市场营销,稳妥推动产业规模化、营销品牌化、市场层级化、根基乡土化、受益共同化。

响应精准扶贫的号召,何永群全力配合相关部门,深入民族贫困村寨开展摸底调研,与迪庆州香格里拉市、维西县,丽江市玉龙县、怒江州泸水市和福贡县15个乡镇建立了豪猪生态养殖和良种供应关系。她还通过销售仔猪、提供技术、回收成猪的方式,带领农户们一起打拼,逐步形成了一套颇具特色的经营模式,将豪猪养殖发展成当地有名的脱贫产业。

“群众投入7500元,一年后就可以回本。”何永群说,她先后在楚雄州、怒江州、昭通市成立分公司,复制拓展这一扶贫共享模式。最终,带动1465户建档立卡贫困户、3400多人通过养殖豪猪实现了脱贫增收。

不料,“怪兽”再次来袭。去年,受疫情影响,何永群再次面临转型的抉择。

尽管受挫严重,她也没有放弃,积极开展市场调研,寻找替代项目。去年10月,她锁定了种植食用菌和发展研学民宿。公司成功推出“香格里拉美味菌汤包”“松茸干片”等两款产品,在香格里拉扶贫超市进行销售,目前公司的线上销售店铺正逐步入驻多个电商平台,完成了3条农副产品加工生产线;以云南大学为技术支撑的羊肚菌产业也正逐步发展。

同时,她和团队结合村里的长征红色文化,在豪猪餐厅的基础上,转型民族特色乡村生态旅游民宿。去年底,“香格里拉水玉木香”游客接待中心暨“云南大学生创新创业实践基地”挂牌经营,依托民宿产业的“云南中医药大学专家博士研学基地”也正紧锣密鼓的筹建中。

创未来

诸多荣誉背后,何永群更看重这些经历:2016年,她用豪猪养殖项目参加共青团中央举办的“创青春”大赛,获得了大赛全国赛银奖;在豪猪产业的带动下,她还获得了浙江一公司的490万元天使投资基金;2018年,在共青团中央青年发展部指导下,以她为故事原型的青年创业励志电影《达拉的青春》全网上线。

这些经历让何永群成熟起来。尤其是入党以后,她更加清醒地认识到,除了自己要发展好,还要带动大家一起发展,共同致富。

作为青年创业代表,何永群面对困难不放弃,坚守乡村,为乡村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要形成创业创新氛围。”作为共青团迪庆州委副书记,她分管创新创业,在她的各种努力下,目前已有10多名大学生回到当地,建设家乡。

“我们经历过创业最难的时候,想把经验告诉大家,避免走弯路。”何永群说。为了让返乡大学生找到发展路子,何永群带领他们去北京、上海等地学习考察,争取政策帮扶。去年,为了助农增收,促进返乡大学生的产品销售,何永群还请了“网红”,为大家直播带货。

在未来的日子里,何永群还是想着挖掘家乡发展的比较优势,用自然景观吸引游客,用民族文化、红色文化把人留下。

“今年寒假,我们12间民宿都被预定了。”何永群说,因为民宿在长江第一湾对面,还有民族、生态资源,加之近年来外地人在村里投资建民宿,让村子的知名度得到提升,吸引了一定人流量。“现在民宿和食用菌还在起步阶段,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们会继续带着村民一起干。”何永群说。

如今,何永群和弟弟又开始种植羊肚菌。他们相信,只要扎根乡土、努力向上生长,即便是小小菌种也能实现自我价值:“未来诚可期,青年必有为!”

(记者 杨 静)

责任编辑:刘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