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无忧”陷阱重重 美容贷宣称低息实为高利

来源: 经济参考报  作者: 黄 筱 庞梦霞
“美丽无忧”陷阱重重 美容贷宣称低息实为高利

[导读]“我做了个零息整容贷款,一共贷了48000,逾期费用涨到了一天100,这算不算高利贷?”“被诱导办下美容贷,后悔不想做了,却被医院告知要扣5%利息费,可以维权吗?”……此类求助信息在各类互联网平台并不鲜见。

原标题:“0利息0首付”美容贷宣称低息实为高利

“我做了个零息整容贷款,一共贷了48000,逾期费用涨到了一天100,这算不算高利贷?”“被诱导办下美容贷,后悔不想做了,却被医院告知要扣5%利息费,可以维权吗?”……此类求助信息在各类互联网平台并不鲜见。《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发现,部分“美容贷”以高薪招工、低价整容、低息甚至免息贷款等“丰厚条件”诱导消费者超前消费、过度借贷,实际上织就了一张高利陷阱。

“美丽无忧”的宣传下陷阱重重 学生是目标人群

一些医美机构往往用“超低价”的优惠广告吸引顾客:1元钱的小气泡深层清洁、脱毛体验价1元起、9.9元的祛痘套餐……原价几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医疗美容服务往往标出“白菜价”,而当消费者走进医美机构时却被推销费用高昂的项目,再进一步推荐“美容贷”。

记者在浙江对多家医美机构走访调查发现,不少医美项目价格高昂,动辄上万元,几个项目做下来甚至会超过10万元,几乎每家机构都能办理医美项目贷款。

位于杭州市西湖区的一家医疗美容医院的客服人员告诉记者,顾客有分期付款的需求,机构肯定会愿意牵线搭桥,帮助求美人士“花明天的钱,圆今天变美的梦”。这位客服人员称,贷款1万元分12期付款,每个月支付的利息约80元至100元,分期时间越短利息越少。“我们是大医院,合作的都是正规平台。”她说。

记者调查发现,实际上,这样的“美丽”并非无忧。

四川的刘女士被低价医美项目吸引,在一家医美机构办了两年期的“美容贷”,做了“提眉手术+抽脂肪填充全脸”手术后出现两眼不对称等问题。在讨说法的过程中,医美机构不愿赔款,双方多次发生冲突,刘女士一边四处投诉维权,一边还得按月还贷款。

“被诱导办下‘美容贷’,后悔不想做了,却被医院告知要扣5%利息,可以维权吗?”此类求助信息在一些网络平台并不鲜见。

杭州市滨江区公安机关曾处理过一起报案,杭州一医疗美容诊所以“申请美容贷款支付手术费且无须还款”“贷款后有返利”“贷款逾期不计入个人征信”等虚假承诺为诱饵,诱骗多名受害人前往该医院办理贷款做美容。

今年3月,上海一位女士在一家美容机构免费体验美容项目后,被诱导办理了12万元贷款。之后仅做了一次项目,该机构就跑路了。

大学生是医美服务的一个目标消费群体。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按照2017年12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共同发布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规定,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发放贷款,也就是说不能给无收入来源的大学生办理“美容贷”。但在巨大利益驱动下,部分贷款平台违规向学生群体放贷。

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通过“借身份”的方式可以给学生贷款,或者直接绕过平台“借私贷”。他还表示,一些平台很乐意借钱给学生做医美,学生的社会经验和金融知识不足,很容易被低息、零息的宣传诱惑。“能在学信网查到信息的学生,贷款的利息基本是最高的。学生借钱还不上,可以找家长和学校,他们跑不了。”

当记者以学生身份咨询是否能够顺利获得贷款时,福州一家医美机构的面诊师说:“总会有小贷公司能办出来,这家不行就叫下一家来。”而某小贷公司负责人说:“有身份证号和手机号就可以。”

牟利伎俩:宣称低息实为高利 收取各种隐形费用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许多消费者投诉医美机构、消费金融公司隐瞒费用、高额利息、高手续费。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医美机构在宣传分期付款时,往往以低息吸引消费者,实际上利息远远高于国家规定贷款利率。有的平台甚至宣称0利息,实际上会收取各种手续费。一些贷款条件初看起来似乎很合算,但实际操作中,医美机构和金融平台往往以各种名目收取额外费用。

“有的平台向消费者宣传利率3%,如果该利率是月利率,实际年化利率超过36%,已经属于高利贷了。”福建谕维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李帆介绍,一些平台利用青年群体对金融知识不熟悉不了解的特点,宣传看似低息的月利率,实则已经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今年初,消费者林女士投诉被某消费金融公司收取了“砍头息”。为了做医美,林女士于2019年7月办理了总额5万元的贷款,共分24期,每个月利息690元。

但是,除了上述利息,林女士发现,办贷人员通过手机端操作,还另外收取了所谓“灵活保障服务费”和“客户服务费”共计2000余元。林女士表示,除了办理贷款之外并未享受到任何服务,而且这两笔费用在纸质合同上未体现。

“这种情况很常见。”福州某医美机构创始人吴兵(化名)表示,金融机构收取的所谓各类服务费用,实际就是放贷前从消费者本金里面扣除一部分钱,通过隐形收费实现高额利润。

很多消费者吐槽被“美容贷”套路的遭遇:有的人本想做个几百元的光子嫩肤,却被推销下单购买几万元的美容项目。当消费者因高价犹豫时,推销员则展开攻势忽悠顾客办理“美容贷”。有的甚至直接拿起顾客手机操作,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办理了贷款。

有消费者投诉,在网上看到某美容店推出9.9元祛痘项目。到店后,店长说需要购买7000元的祛痘套餐才能治好,于是贷款购买了套餐。但一番治疗后发现效果不佳,店长说需要再交11000元买另外的套餐才能根治。

这位消费者表示,当时自己敷着面膜,是由对方拿走手机操作办理的11000元贷款。事后觉得被忽悠了,提出不做治疗退款,却被要求支付30%的手续费。

“美容贷”投诉多 多地重拳整治

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的美容美发类投诉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2021年上半年16459件,同比增长60%,投诉量位居服务类投诉的第五位。其中一类集中问题就是诱导消费者办理美容网贷,一旦发生纠纷,消费者维权成本高。

今年5月,国家卫生健康委等八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印发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决定于2021年6月至12月联合开展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

6月初,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也发文倡议规范医疗美容相关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要求金融机构不与任何不法医疗美容机构开展合作,不向任何不法医疗美容机构客户提供相关金融产品和服务。

多地开展相关整治行动。浙江银保监局重申监管要求:严禁银行机构与无贷款业务资质的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医美贷”业务,严厉打击涉及医疗美容行业“套路贷”的行为;加强对医美行业相关融资的风险管控,审慎把好准入关和贷后管理。

中消协提醒消费者谨慎选择“美容贷”,理性评估风险,认清自身经济状况、还款能力。签订网贷合同时,注意审查贷款合同中关于期限、贷款利率、逾期及违约金条款,防止被贷款机构以逾期违约等名目加重还款负担,不让他人代为操作。

业内人士表示,针对以上乱象,医美贷利益链条上各方的市场教育任重道远。针对目前医美贷相关金融产品和服务息费不透明且实际定价过高的问题,建议“贷款协议”须完整、清晰地呈现贷款的利息、本金、偿还周期和滞纳金等信息,所有服务协议与服务项目须通过书面形式达成。

福建省康复医学会整形与美容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郭志辉表示,医美整容机构应承诺不诱导消费者过度消费或接受超出其风险认知和还款能力的借贷。医疗美容机构应不与任何不法小贷公司开展合作,不向任何金融机构非法提供客户资料等隐私信息。

李帆律师建议,对医美机构承诺的内容,要通过书面形式达成服务协议,其中应包括使用的产品、双方约定的借贷条款等内容,同时留下可供对比的证据,不要轻信医美机构的口头承诺,以免日后出现纠纷责任归属不清。

(记者 黄 筱 庞梦霞)

责任编辑:易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