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危行业强制投保 安全生产责任险护航企业发展

来源: 经济日报  作者: 于 泳 李晨阳
高危行业强制投保 安全生产责任险护航企业发展

[导读]近日,浙江省苍南县对高危行业矿山采掘企业进行执法检查中发现,辖区内两家企业未按照法律规定投保安责险。当地应急管理部门决定对两家企业各处以10万元的顶格行政处罚。

原标题:安全生产责任险护航企业发展

9月1日,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正式实施。近日,浙江省苍南县对高危行业矿山采掘企业进行执法检查中发现,辖区内两家企业未按照法律规定投保安责险。当地应急管理部门决定对两家企业各处以10万元的顶格行政处罚。

安责险全称是安全生产责任保险,作为责任险中的重要品种,承保标的是被保险生产经营单位对因生产安全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赔偿责任。去年以来,各地银保监局和保险公司接到的关于安责险的咨询和投保数量持续攀升。来自中国银保监会安徽监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安徽省安责险累计签单66345笔,同比增长146%;提供风险保障额度3804.72亿元,同比提升272%。来自中华财险的数据显示,公司目前在售安责险产品50多个,涉及各类高危行业的产品,今年上半年安责险保费增速超过70%。

保障范围更广

依据新《安全生产法》的相关规定,属于国家规定的高危行业、领域的生产经营单位,应当投保安全生产责任保险。高危行业、领域的生产经营单位未按照国家规定投保安全生产责任保险的,责令限期改正,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逾期未改正的,处10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

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发展的意见》发布,对高危行业领域做了界定,主要包括:矿山、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交通运输、建筑施工、民用爆炸物品、金属冶炼、渔业生产。有统计数据显示,几乎100%的特别重大事故、95%的重大事故、85%的较大事故都集中在这8个行业领域。按照新《安全生产法》的规定,安责险已经成为这些行业领域企业的强制性商业保险。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企业为了防范生产经营中出现的各类事故,通常会投保工伤保险、雇主责任险、团体意外险等险种。已经投保了这些险种的生产企业,是否还有必要投保安责险,安责险的保障范围与上述险种有哪些区别呢?中华财险有关负责人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安责险的承保范围比工伤保险、雇主责任险更为广泛,除了承接依法从事生产、经营、储存等活动过程中,因意外事故造成其雇员的人身伤亡外,还承保第三者因安全生产事故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此外,安责险产品还能承担救援费用、调查费用、事故鉴定费用、清理现场费用以及法律费用等。下一步,公司将根据业务需求和地方政府的特色需求及时更新产品,继续积极参与安责险的落地实施。

中国银保监会重庆监管局财险处有关负责人表示,在安责险的推广前期,不少企业投保积极性不高。重庆银保监局加强与高危行业领域政府主管部门联动,采取多种形式深入宣传安责险,指导保险公司主动对接生产经营单位,推动高危行业领域的生产经营单位投保安全生产责任保险。2020年,全市安责险承保企业超1.4万家,提供风险保障343.96亿元。

转移经营风险

简单来讲,企业由于安全事故造成了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如果投保了安责险,就由保险公司来赔偿。不少保险公司还同时提供防灾防损等增值服务。

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安全生产事故时常发生,但高危领域的生产企业更容易出大事,造成企业自身无法履行或逃避履行赔偿责任。如果赔偿由政府部门或行业基金负责,成本将转嫁给所有纳税人或该基金的所有成员,这样做不仅耗时、耗力,也难以实现公平。

由于企业风险管理水平不均衡,高危行业风险系数高、企业抗风险能力弱,一旦发生安全事故,往往超出企业的承受能力。这时候就需要由保险来转移企业的经营风险。安责险同时具有损失补偿和事故预防的功能,不仅能有效协助政府化解社会矛盾,协助政府进行风险监控,减轻政府负担,还能提高企业的风险防范意识,转移经营风险,维持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

重庆银保监局针对安责险承保风险高、投保主体多、服务难度大等难点,组织保险公司制定安责险承保规范,统一基础保险责任,委托第三方公司提供运营服务,汇集行业合力提升服务质效。例如,在“9·27”綦江松藻煤矿事故中启动了重大事故预赔付机制,当天预付赔款500万元。

“安责险如果做得好,还有助于为全社会降低风险和损失的存量。一方面,有效浮动的保险费率能反映投保企业的风险,提示其改进生产活动;另一方面,保险公司关心损失,可进行事前的事故预防和事后的救助服务。”王向楠告诉记者,采用保险工具解决这种公共管理问题能实现多方共赢,很多企业的风险知识不足,还有的企业存在侥幸心理,因此安责险在高危行业、领域强制投保很有必要。

中国大地保险有关负责人表示,近3年来,大地保险累计为近15万家企业提供了超过9000亿元的安全生产风险保障,累计支付赔款金额超过2亿元。大地保险通过与安全科技、项目管理、安全工程师事务所等第三方专业机构合作,参与搭建各地安责险信息系统平台,实现承保、理赔、事故预防服务、统计分析和信息查询等线上功能,旨在为不同领域客户提供更专业和高效的事故预防服务,全力为企业生产经营工作保驾护航。

补齐发展短板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发展安全生产责任保险,是用保险的经济手段加强和改善安全生产管理,是保险公司参与社会治理的表现形式。但是在实际运行中仍有一些短板尚待补齐。

除了高危行业领域企业以外,其他企业投保积极性并不高。记者随机采访了山东、浙江、江苏等地的几家纺织、化工行业企业。这些企业均投保了雇主责任险、团体意外险,但是并没有投保安责险。专家认为,部分企业未从安责险的事前预防、保障雇员权益的角度来看待并接受安责险,甚至有的企业认为,投保安责险是额外增加企业的负担,没有完全领会推行安责险的政策导向。

在推广安责险的过程中,已有省份将安责险数据与安全监管数据有效融合,但还未能实现对现数据的有效分析。例如,从全国范围和重点省份来看,安全生产风险的大数据模型有待开发,保险业与相关部门的数据互联还需要进一步打通。

安徽银保监局财险处有关负责人表示,做好安责险的推广,要抓住落实安责险保险事故预防服务功能这一关键,提高服务标准化专业化程度,建设安责险专属信息平台。目前,安徽银保监局鼓励对口开发产品,提高产品适应性。特别要求各公司针对建工、矿山等各领域新形势下安全生产风险状况,深入评估,找准关键风险点,并据此完善或新开发符合各类企业特点的保险产品,合理厘定费率,做好产品升级换代。

王向楠坦言,“保险业在降低风险存量上还有工作要推进。一是制定完善服务规范和技术指引,提升公司防灾减损的能力,也便于评价和监督公司的服务。二是加大风险管理人员和技术投入,对客户多接触多服务,避免侥幸心理。在制度环境上应当给予保险公司更多检查权、数据使用权,用好保险工具”。

此外,有专家强调,安责险归根结底是由企业缴纳费用的商业保险,即便是强制投保,企业也有权自主选择保险公司。各地行政部门和行业协会在推广实施过程中必须遵循市场经济运行规律,鼓励保险主体积极参与,进而维护安责险市场公平化、自由化、法治化的竞争环境。

(记者 于 泳 李晨阳)

责任编辑:易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