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学科类培训现“拼班热” 监管难度大风险高

来源: 法治日报  作者: 韩丹东
暑期学科类培训现“拼班热” 监管难度大风险高

[导读]当下正值暑期。不知从何时开始,暑期成了学科类补习、培训的高峰期。望子成龙的家长纷纷将孩子送进补习班,希望孩子能先人一步,赢在起跑线上。

原标题:暑期“拼班”补习需求大隐患多

辽宁沈阳皇姑商务大厦是一座商住两用的公寓。一家名为沈阳培英家教中心的机构位于该大厦10层,同层的还有一个剧本杀游戏室、一家企业办公室和一家庭住户。

记者近日以学生家长的名义走进培英家教中心,踩着有些破旧的地板,侧身穿过两间教室之间狭窄的走廊,在一间只能容纳三四个人的教室里,与接待人员沟通为孩子报班事宜。

“最近有关部门查得严,如果上文化课得自己找人拼班,我们找合适的老师上课。2人至4人可以,人多了不敢上。”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当下正值暑期。不知从何时开始,暑期成了学科类补习、培训的高峰期。望子成龙的家长纷纷将孩子送进补习班,希望孩子能先人一步,赢在起跑线上。

今年的暑期会不会有所不同——教育部明确把深化校外培训机构治理作为2021年的重点工作之一。在为学生和家长减负的大背景下,今年暑期前夕,安徽巢湖、云南富宁、陕西榆林等地均出台规定,明确全部关停义务教育阶段文化课类的培训机构,或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在休息日及寒暑假期面向中小学生开展学科类培训。

那么,各地暑期学科类培训情况到底如何呢?记者就此展开了深入调查。

市场需求依然旺盛

辅导机构种类繁多

记者近日走访了天津蓟州、河北沧州以及辽宁沈阳皇姑、和平、铁西三区发现,当下辅导机构种类繁多,而且多聚集在学校周围。尤其是各重点中小学附近,大大小小的辅导机构扎堆,五颜六色的招牌高高挂起,蔚为壮观,“学业街”已然形成。

据观察,辅导机构大体可分为针对文化课的辅导机构和美术等艺术特长的辅导机构,营业类型可分为大型连锁教育机构、中小型私营辅导机构,以及一些个人开办的小型辅导班。

儒风教育是沈阳一所比较有名的文化课补习机构。记者走访了其位于皇姑区崇山西路一栋写字楼里的一所分校。该校主要以小班的形式组织文化课补习,初高中基本为一对一补习,一课时时长一个半小时,费用370元左右,20节课为一周期,一次性收费。

接待记者的宋老师说,暑期来报名文化课补习的家长很多,“因为我们的老师至少都有16年教学经验,大多有几十年教学经验,教学质量高、口碑好,很多都是家长、学生之间相互介绍过来的”。

在河北沧州,记者走访了多个暑期课外辅导班,从试听课的情况看,参加辅导的学生为数不少。

东风社区有一个私人辅导班,记者走进去发现,辅导班就在普通居民楼里,客厅、房间就是课堂,里面摆满了老旧的桌椅板凳。辅导班负责人介绍说,暑期辅导班有5位老师,教授小学到高中的课程。5位老师均为当地高中精英班应届毕业生,刚参加完高考,成绩不错,费用为3000元20课时。

记者以学生家长的身份试听了一节课,十几平方米的空间塞下了15个学生和一位老师。年轻的老师可能还没有适应从学生到老师的角色转变,一味讲解答案,课堂气氛略微尴尬。

为什么在为学生和家长减负的大背景下,学科类培训热依然不减呢?家长们都是如何选择的呢?

记者就此做了一份问卷调查,向北京、河北、山东等十余个省市的100多名小学至高中的家长发出了调查问卷,回收有效问卷80多份。

调查数据显示,78%的家长会给子女报暑期培训班,其中报学科类培训班的占61%,其余为美术、乐器等艺术类培训。选择暑期学科类培训的家长们的理由无外乎两个,要么是觉得孩子的成绩不太理想,需要补一补;要么就是孩子本来成绩不错,准备再提高一下。

据调查,参加过培训班的人中,上课地点在写字楼或培训机构的占68%,剩余32%则在居民楼、老师家里或自己家里补习。在老师的选择上,67%的家长注重选择经验丰富的学校老师或培训机构老师,部分家长可以接受在校大学生。同时,大多数家长没太注意授课老师是否有职业资格证书,“教得好就行”是大家的共识。费用方面,由于地域不同,一课时花费基本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整治之下形式变化

小班拼班受到青睐

记者在实地调查和调查问卷中均发现,小班课和拼班越来越受到家长的青睐,正逐渐成为学科类培训的主流形式。

走进天津蓟州、河北沧州、辽宁沈阳的多个小区,记者注意到,小区里张贴的培训类广告大多与美术、音乐等有关,很少看到培训文化课的广告。但居民们告诉记者,实际上,居民楼里隐藏着不少学科类补习班,基本是小班课和拼班形式,有的小广告贴到了楼道里,更多的是通过家长之间口口相传。

在蓟州同乐园小区,一位李姓业主告诉记者,自己的孩子就在小区里上小班课,老师在自己家里给孩子上课,一节课100元左右。“我觉得挺好的,一个班就四五个孩子,老师补课也有针对性,而且在家门口,接送也方便。”

在沧州东风社区,一名高中学生的家长告诉记者,她孩子和两个同班同学拼了个班,一起邀请当地一个颇有名气的“金牌教师”授课,授课地点就在老师家中,每人每节课250元。

记者提出能否去现场试听课?该家长立马摇手说:“学校老师暑期给学生补课是违反规定的,被举报将受处罚。我们再三保证就身边几个人请她补课,绝对不会让外人参与进来。”

调查问卷中,就补习文化课,72%的家长表示会选择10人以下的小班课或拼班,15%的家长表示选择一对一私教,只有13%的家长选择10人以上的大班课。

蓟州一位在家中带小班课的老师告诉记者,她是一名退休教师,原来寒暑假给亲戚家孩子作辅导,孩子学习成绩有较大提高,后来亲戚向一些家长推荐了她,她就一起带了几个孩子,“我收费不高,就是为了让生活更充实些”。

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拼班现象的兴起,是在教育部门不断加大对培训机构整治力度的背景下产生的。在整治过程中,一些培训机构业务量大减,有的甚至无法开课,或开课成本大幅提高,导致学科类培训形式发生变化,“拼班热”就出现了。这也说明,社会上对学科类培训的需求还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山东青岛一名姓柳的学生家长非常认同上述说法。他认为拼班、小班课是发展趋势,“现在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家长自然希望孩子能在成绩上拔得头筹,将来找个好工作。而且,你不参加暑期培训,别人家的孩子也会不参加吗?既然一些培训机构不开课,比较隐蔽的拼班、小班课正好填补了这一空隙”。

也有不少受访者指出:“拼班其实挺影响人的,人员进进出出不说,有的孩子年龄小,比较调皮,在房间甚至楼道里追逐打闹,吵得很。”其中,来自沈阳皇姑的王女士说,她住的是老小区的3楼,4楼就有个老师拼班教学,“日子就没清净过”。

监管难度大风险高

综合施策标本兼治

“目前,学校教育满足不了社会的现实需求,校外培训又有所限制,拼班现象自然就出现了。”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直言,拼班让家长的支出更多,相关部门监管难度大,安全风险高。

在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程平源看来,小班课、拼班可以算是“地下运作”,其出现符合市场需求但不符合教育政策规定,而且拼班存在较多隐患,比如授课教师的师德问题,以及孩子管理、消防安全、人身安全等问题,同时还有收费超标和避税问题。

在为学生和家长减负的大背景下,如何才能解决好拼班问题,乃至暑期学科类培训问题呢?

程方平认为,拼班现象应该由政策来解决,政策需要多部门参与研讨制定,要有可实施性。同时,一些曾经形成的成熟经验具有借鉴意义,比如由地方政府部门举办丰富多彩的夏令营,运用少年宫开展系列活动,学校适当地举办兴趣班,企事业单位组织职工子女出游等,解决问题需要社会各界形成合力。

储朝晖认为,如果治标不治本,解决好了拼班问题,还会出现其他问题。所以,他认为要系统地考虑培训机构的治理、改进教育评价机制、提高学校的效能,实现学校之间的均衡,只有这些都做到位了,没有了拼班的需求,问题才能真正解决。

对于如何减少需求?他提出三个方面的建议:教育评价改革,尽可能改变标准过于单一的评价;效能提升,提高公立学校的效能;努力实现学校之间的均衡,让学校之间没有明显差距。

对于少数在职教师开展校外培训的问题,专家们一致认为,应当严惩不贷。《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明确,教师应自觉抵制有偿家教,不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教育部《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也指出,违反规定的在职中小学教师,视情节轻重,分别给予批评教育、诫勉谈话、责令检查、通报批评直至相应的行政处分。

“为什么有很多学校老师,甚至是特别优秀的老师出来到培训机构或者自己办班上课?是不是因为教师的待遇偏低,一些学校团队建设不力,还是有的人师德师风出了问题?希望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要多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着想,不要让老师为教课之外的事发愁,也不要让家长为课外培训发愁。”一位上海的家长这样说道。

(记者 韩丹东 实习生 杨蕙嘉)

责任编辑:刘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