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共产党员李保平:心系吉县 守望黄河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张立忠 王怡璇
优秀共产党员李保平:心系吉县 守望黄河

[导读]在壶口瀑布上游10公里的黄河东岸,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叫古贤村。近年来,这个村却因为冠名了黄河古贤水利枢纽工程而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个已经考察论证了近半个世纪的工程,距离上马实施的脚步越来越近。

文/张立忠  王怡璇

在壶口瀑布上游10公里的黄河东岸,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叫古贤村。近年来,这个村却因为冠名了黄河古贤水利枢纽工程而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这个已经考察论证了近半个世纪的工程,距离上马实施的脚步越来越近。这个 从倍受人们关注的水利工程,地处晋陕大峡谷中部,位于黄河中游北干流碛口至禹门口河段,东依山西吉县,西望陕西宜川,是黄河水沙控制体系中承上启下的核心工程。每天,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都会带领他的团队进行紧张的前期筹备。这位叫李保平的老者,10余年脚踏黄土,驻守黄河,与吉县结下了不解之缘。

干了一辈子水利工程的李保平,深知古贤水利枢纽工程对于黄河流域的重要意义。采访时,他谈及最多的是工程的价值和数据:该工程是黄河水沙调控体系的控制性骨干工程之一,控制黄河流域总面积的65%,控制黄河80%的水量、66%的沙量和80%的粗泥沙,工程以防洪减淤为主,兼顾发电、供水和灌溉等综合利用,是实现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他介绍,2020年6月,水利部将《黄河古贤水利枢纽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上报国家发展改革委,至此,古贤水利项目立项工作取得重大突破。回首来路漫漫,矢志初心不改。1990年,为了避开淹没壶口瀑布,原黄河龙门水利枢纽工程舌头岭坝址从壶口瀑布下游移到壶口瀑布上游,因为工程位置在吉县文城乡古贤村境内,称为黄河古贤水利枢纽工程。从此,李保平一直负责古贤工程的前期外业勘探工作。2008年,中央政府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实施了一揽子计划,黄河古贤水利枢纽工程项目正式启动,李保平受命担任古贤水利枢纽勘探工程现场指挥部负责人。黄河古贤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勘探工作浸透着黄河水利追梦人的智慧和艰辛,凝结着亿万黄河儿女的期盼和梦想。10多年来,他坚守在黄河岸畔,带领全体工作人员砥砺奋进,克难攻坚,为古贤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勘探工作书写了一份精彩的答卷。

一辈子和黄河结缘

李保平,1954年出生于河南省汤阴县,这里是历史爱国名将岳飞的故乡。家中兄弟姐妹7个,他是老大。作为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他经历了人生许多次重要的转折。1971年他高中毕业回到农村,做过棉花技术员、农机技术员、生产队长。1975年被推荐到黄河水利学校学习,当时的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人民送我上大学,我上大学为人民”。1977年7月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黄河水利委员会设计院地质勘探队工作。从普通的钻探工到副机长、机长、副队长、队长兼党支部书记,再到地质勘探总队副总队长,一路走来,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干工作要干就要干好。领导安排的事绝不能讲价钱,有困难自己克服!”他先后参与及主持了黄河龙门水利枢纽工程、黄河军渡电站、河南济源河口村水库、黄河碛口水利枢纽工程、小浪底水利枢纽工程、宝泉抽水蓄能电站、河南南召县回龙蓄能电站、西线南水北调等大中型水利工程的地质勘探工作。这辈子他都和水打交道,把心血都交付了母亲河。在诸多荣誉中,他心中分量最重的是黄委会授予他的“优秀共产党员”,他说要对得起这个称号。

十年勘测风雨路

2008年12月3日黄委会召开专门会议,传达水利部贯彻落实中央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会议精神,要求全力推进古贤水利枢纽等项目前期工作。2009年3月成立黄河设计院古贤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工作现场指挥部,李保平任副指挥长,负责古贤项目现场工作的组织与协调、联系地方、接待领导专家等工作。古贤水利枢纽战略地位重要,工程规模巨大,技术、经济、社会、环境问题复杂,在推进前期工作中遇到很多难题,也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李保平多次往返于山西、陕西、河南,协调沟通,解决问题,为古贤项目各个阶段任务的完成呕心沥血,日夜奔波。初到古贤时,工区离村庄较远,现场又缺乏建筑,他们住的是临时搭建的帐篷,遇到大风天气,帐篷便随风摇动;吃的是从黄河中抽出的水储存在岸边挖出的水坑里,临时沉淀澄清后的饮用水;粮油蔬菜要跑很远的路去县城里采购,回来时还得肩扛人挑从山头运到山脚。遍地丛生的酸枣刺,令人防不胜防,剌破手、挂烂衣那是常事。最难忘的还是2009年12月8日。冬季的古贤工地,零下10多摄氏度的低温滴水成冰,黄河设计公司地勘院梁瑞平、辛志祥、张伟森等6人乘坐冲锋舟向河中间的钻井作业平台驶去时,突然被风浪打翻,6人全部落水,他们在冰冷的河水中被冲出去5、6千米,在即将被冲下壶口瀑布前,幸运地被暗礁卡住。因为河水湍急,河道情况复杂,9名前往营救的职工也意外搁浅在距离6名被困人员下游100米处。李保平作为副指挥长,临危不乱,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紧急向吉县县委、政府进行应急救援。令他至今难以忘怀的是,接到救援电话后,县上主要领导火速赶赴现场,组织力量营救,闻讯而来的群众自发参与,在多次抢救方案实施失败后,山西省公安厅的救援直升飞机克服天黑有雾的困难,终于在落水人员被困10个多小时后救援成功。这场生死营救,把黄委会和吉县的感情紧紧联结在一起,吉县干部群众的纯朴善良深深打动了李保平。随后10年间,无论严寒和酷暑,李保平和工作人员的足迹遍布了坝址区两岸,及时获取大量准确的数据。赶上大雪纷飞的天气,他们的衣服被汗水和雪水反复湿透后一遍一遍被暖干,站在冰天雪地里常常一干就是一天,感冒发烧不下火线,风餐露宿依然坚持。他们忘记了节假日,忘记了家的温馨,以机器设备为伍,以古贤为家,同风雪搏斗,与时间赛跑,在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愿望,一切为了工程。多年来,李保平带领他的团队,用辛劳与智慧获取了一个个翔实的数据,提供了一份份有价值的科研材料,为科学、客观、严谨地论证工程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只把异乡当故乡

作为黄河设计院古贤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工作现场指挥部副指挥长,李保平既是现场指挥部的“一把手”,也是工作上的“一把好手”,工作中对内协调人员、设备、资金等各项资源,对外联络省、市、县、乡、村各级级领导与人民群众。他秉承“顾全大局、换位思考”的理念,脚踏实地,深入细致地做好各项工作。他经常对指挥部的同志们说:“我们从河南洛阳来到山西吉县,人地生疏,自然环境、生活习惯、民风民俗都有差别,要高质量完成上级交给的工作任务,必须依靠当地党委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吉县历史悠久,民风淳朴,文城乡古贤村有抗战时期朱总司令遗留的革命足迹,朱德槐是下一代传承红色基因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我们一定要弘扬革命传统,心系人民群众,既要高质量完成勘探工作,又要为当地村民考虑,为当地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添砖加瓦”。他也经常给当地干部群众讲:“古贤水利枢纽工程是利国利民的重点项目,我们的工作只有靠大家的鼎力支持才能完成好。大家放心,凡牵涉到集体或个人利益,我绝不会让乡亲们受损。同时我们的工作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大家一定要顾全大局,将心比心,不能做不利于工程建设的事”。李保平一诺千金。多年来,凡是工程勘探牵涉到征地拆迁或临时占地的事,他都深入调查,耐心细致地做工作;凡是勘探工作需要劳务雇工,他都找当地村民干,给他们提供打工挣钱增收的机会;凡是在他们工程上打工干活村民,按时发给工钱,从未拖欠过。文城乡政府实施街道拓宽硬化工程,他积极向黄委会领导汇报,争取到赞助资金10万元,解了燃眉之急。李保平的真诚赢得了干部群众的信任,勘探工作推进十余年间,从未与周边百姓发生任何矛盾纠纷。在文城一提起李保平,乡亲们都称赞说:“老李说话算数,是个好人!”多年来,吉县县、乡、村各级领导都把重视、支持古贤水利枢纽工程勘探工作,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生活上关心,工作上帮助。每年两节期间县委、县政府领导都亲临工程指挥部,慰问全体工作人员,嘘寒问暖,送去慰问品,要求文城乡和水利局积极协助勘探指挥部,进一步改善办公、生活条件。每当提起这些,李保平同志总是感慨地说:“我与吉县有缘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

“为女不嫁勘探郎,一年四季守空房。有朝一日回家来,带来一身油衣裳。”这是在勘探工作者中流传的四句顺口溜,反映了他们的真实生活。然而李保平的妻子就嫁给了这样的勘探郎。她是一位人民教师,知书达理,宽厚大度,在教育岗位上工作了28年。28年里,她教书育人、料理家务、抚养儿女、照顾老人,把家庭大事小事处理得井井有条,从而使李保平在外安心工作,奋力打拼。2014年,李保平年满60周岁,正式退休。退休后,他本应心安理得地回到故乡,与妻子欢度晚年,共享天伦之乐。然而,当这里的工作还需要他时,他义无反顾,接受黄委会的返聘,继续坚守在吉县古贤枢纽工程勘探指挥部工作。2020年11月7日夜里11点,李保平突然接到家里电话,“说妻子患病,快速回家!”李保平立即给同志们交待了工作,连夜乘车从吉县文城往河南洛阳家里赶,数百公里,他一路疾驰。第二天到家后,马上带妻子到医院诊治,检查结果是心血管堵塞,当场作了心脏支架手术。在医院他一边照顾妻子,一边与通过电话了解同志们的工作情况。妻子出院后的第二天他就返回工作岗位,而年迈的母亲,也只能交由妻子照料。一天夜里妻子在微信中抱怨他说“古贤项目这大工程就你一个在那里跑?难道离开你就不行了吗!”过了一会妻子又说:“你千万不要把情绪带到工作中!”听了妻子既抱怨又关爱的话,李保平顿时热泪盈眶.....多年来,妻子把真诚与挚爱全部倾注到自己身上,用坚强与辛劳撑起一个温暖的家,她是自己坚实的后盾,有她自己就有坚守的底气啊!这又使他回想起2007年,父亲因冠心病正在住院治疗,病情稍有稳定,他就返回四川西线南水北调工地,刚到两天,家里就打电话说父亲病危,他连夜从四川松潘赶往成都,又绕道绵阳,第二天天黑回到家里,父亲已经去世。未能见父亲最后一面,成为他终生的遗憾。这一夜,妻子的微信让他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但第二天清晨,他又走出指挥部,习惯性地远眺黄河。想到壶口的雄壮奔流和将来的古贤大坝“高峡平湖”交相辉映、相得益彰,想到工程能使黄河岁岁安澜,造福沿岸百姓,他便心胸开朗、充满张力。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