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山建议在香港设立过渡性反分裂机制维护国家安全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冯 琳
李山建议在香港设立过渡性反分裂机制维护国家安全

[导读]紫荆网5月23日北京报道:全国人大22日正式公布涉港草案7大内容,提出采取“决定+立法”的方式,分两步予以推进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李山建议,对于基本法法院和基本法检察官的设立,可以由全国人大通过主动解释《基本法》来予以贯彻和实施。

全国政协委员李山。(魏东升 摄)

全国政协委员李山。(魏东升 摄)

紫荆网(记者 冯 琳)5月23日北京报道:全国人大22日正式公布涉港草案7大内容,提出采取“决定+立法”的方式,分两步予以推进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全国政协委员、丝路规划研究中心副理事长、丝路金融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李山,在会后第一时间接受了紫荆杂志记者采访。对于有关香港国家安全这一重大立法,李山委员补充提出,中央应考虑在《基本法》框架下在香港设立过渡性反分裂机制,迅速建构香港基本法法院及基本法检察官制度,通过法律手段打击分裂国家之行为,维护国家安全。

李山解释称,建构香港基本法法院及基本法检察官制度,是香港特区自行设立《基本法》23 条相关法律之前的过渡性制度。该制度本身不产生新的法律,而是将关于《基本法》中有关国家分裂问题的事项交由基本法检察官提起公诉,由基本法法院进行审判,依法判决。

李山建议,对于基本法法院和基本法检察官的设立,可以由全国人大通过主动解释《基本法》来予以贯彻和实施。《基本法》明确规定“关于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务或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系的条款”应当提请全国人大释法。国家安全问题是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务,理所当然由全国人大释法。

从比较法的视角而言,中央和香港特区的关系与联邦制中联邦和州的关系具有相似性, 因此基本法法院和基本法检察官制度的设立可以参考联邦制的经验与实践。以美国为例,美国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联邦宪法具有最高地位,但各州也有一套自己独立的法律系统,这两套系统之间没有上下级关系,但在司法管辖上有具体分工,如涉及联邦宪法、国会通过的法律、根据联邦权利缔结的条约的一系列案件等都由联邦法院管辖,而州法院只管辖自己辖区范围内的事项。

在李山看来,中央与香港特区的关系与上述联邦和州的分工具有相似性。《基本法》明确了中央和香港特区的司法管辖分工,特别行政区具有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但其对国防、外交等行为无管辖权。也就是说,国家对“国家行为、主权行为”具有绝对的管辖权和领导权,而又给予特区对其内部事务极大的自主权。因此,拟设立的香港基本法法院具有香港问题中的“联邦最高法院”地位,涉及香港的主权、国防问题的事务应由其裁决。

经过长期的专业调研审慎,李山对基本法法院的框架设置进一步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基于基本法法院的设立目的,其管辖范围应主要针对《基本法》第 23条规定的涉及香港特区的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等行为。

对基本法法院管辖范围内的违法事项,仅基本法检察官有职权进行侦查并提起公诉。香港各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应配合基本法检察官的工作,及时提供必要的协助。

基本法法院法官的选任由中央和香港特区共同决定,可以由行政长官提名,经与中央协商同意后任命。

国家制定通过基本法法院组织法,明确基本法法院独立于中央政府和香 港特区政府,其司法活动的进行只受《基本法》及基本法检察官、法官专业 良知的影响,忠于立法原意,而排除其他任何渠道的干扰。

建议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委员会对基本法法院进行监督,形成由基本法法院进行事前监督、主动审查,由基本法委员会进行事后监督、个案补救、被动审查的复合审查制度。

最后,李山表示,需要明确的是,基本法法院和基本法检察官制度具有过渡性质,香港特区最终还是要靠完成《基本法》23条的立法义务来实现根本的制度和治理完善,以打击该条所规定的分裂国家的行为。该制度的成功建构需要中央与香港特区共同努力,从中国国情和香港港情出发,慎重商议、权衡利弊,迅速推动完成。

责任编辑:刘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