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再次报道内蒙古大塔村土地补偿糊涂账问题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张 洋,史一棋 丁志军
人民日报再次报道内蒙古大塔村土地补偿糊涂账问题

[导读]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不能仅仅停留在红头文件中,更不能视为一句空喊的口号。当地各级政府、领导当恪尽职守,将“为人民服务”的理念践行到工作中,唯此,乡村才能稳定、和谐,才能与国家同振发展。

“一笔糊涂账”背后,是大塔村的深重积弊。

“一笔糊涂账”背后,是大塔村的深重积弊。

【编者按】继2019年1月21日报道内蒙古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大塔村“土地补偿费 一笔糊涂账”之后,6月24日,《人民日报》再次大篇幅关注该村,跟踪当地针对群众反映的诸多问题整改落实情况。

从两次报道看,准格尔旗大塔村村民反映的“土地补偿费”问题已经存在多年,村民也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都没有得到足够重视。其实,“一笔糊涂账”背后,是大塔村的深重积弊:村级组织无视党性原则,法治意识淡薄,相关部门懒政惰政……

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不能仅仅停留在红头文件中,更不能视为一句空喊的口号。当地各级政府、各级领导当恪尽职守,心装百姓,将“为人民服务”的理念践行到工作中,唯此,乡村才能稳定、和谐,才能与国家同振发展。

附:

内蒙古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大塔村:土地补偿费 一笔糊涂账

人民日报记者 张 洋  史一棋 丁志军 人民网记者 王 帅

编辑同志:

内蒙古伊泰京粤酸刺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长期在我们村开采煤矿,我们于2008年整村搬迁。根据约定,我们可以按照征收土地面积和地上附着物的明细,获得相应数额的土地收益补偿费。

可是前些年村委会公示的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有的村民的数据严重虚高,有的村民的数据少太多了。我们向多个部门反映,始终没有得到公正处理。我们反映的问题何时才能得到公正解决?恳请贵报关注。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大塔村部分村民)

土地收益补偿款8年一补,村民担心补到什么时候

大塔村坐落于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南部矿区,由大塔社、阳坡社、南坪社、神水沟社4个社组成,共400余户,近1000名村民。1月6日,记者来到大塔村实地调查,周边有几处大烟囱正冒着浓浓白烟,煤矿井田附近已经没人居住。

2004年底,内蒙古伊泰京粤酸刺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进驻大塔村。2008年,开始大范围开采煤矿。“开煤矿征收村里土地以及后续的搬迁,是政府、村委会定的,事先并没有以任何形式征求村民的意见。”一位村民说,“当时有人反对搬迁,但不搬迁就会有危险,因为煤矿开采是地下作业,地下掏空了,地面就可能会塌陷。”为此,大塔村于2008年开始就近整村搬迁。

围绕征收土地、搬迁,记者从准格尔旗国土资源局了解到,大塔村委会作为甲方,与作为乙方的旗国土资源局分批分期签订了《移民搬迁协议书》《项目征收协议书》两种协议。《项目征收协议书》明确,内蒙古伊泰京粤酸刺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项目建设需征收大塔村集体土地,补偿费分为土地补偿费与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补偿费。《移民搬迁协议书》明确,内蒙古伊泰京粤酸刺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对其煤炭采区大塔村村民进行移民搬迁,补偿费分为土地收益补贴、房屋补偿费、附着物补偿费。两种协议均明确表示实地丈量征收土地和清点地上附着物,均有上述费用款项的具体数目,还都附有每家每户的土地和附着物明细表。

然而,很多村民对此表示并不知情,其中一些人还对征收的标准和范围提出了质疑,“村里的说法一直是,地上附着物只包括房屋、经济林。灌木林为何不算,是真不算还是假不算?”事后记者向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工作人员高峰核实,他表示“属于征收范畴”。

与此同时,根据准格尔旗相关政策,土地收益补偿款8年一补。但是,一些村民担心,“能补几个8年?补到什么时候?”记者查阅准格尔旗政府2008年、2012年、2013年出台的相关文件,其中均有“8年”的规定。2013年《旗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安置方法》明确规定,已形成采空区、火区或按照开采规划两年内将成为沉陷区的各类土地,一次性补偿8年。8年期满后不论开采期限长短再续补8年,两次补偿后未达到永久征收标准的一次性按永久征收标准补齐,同时增加永久征收总金额1‰的利息。对此,一些村民表示“从来不知道”“没人告诉过我们”。

土地收益补偿发放混乱,村民怀疑“被他人冒领、挪用”

除了对征收政策的不了解,村民最大的顾虑在于,土地收益补偿款何时拿到手、数目对不对?据了解,在丈量土地和清点地上附着物期间,就有村民举报反映时任村支书赵来存等人弄虚作假、骗取补偿款。到了2014年8月,发放第一个8年的土地收益补偿款,大塔村村委会公示了各户的征收土地亩数、地上附着物等情况,很多村民表示质疑和不满。

村民举例介绍,有位村民2014年公示收益补偿400多亩地,实际上2018年土地确权面积只有200多亩;相反,有位村民2014年公示收益补偿200多亩,2018年土地确权面积为400多亩。“在村里,谁有多少地,地里种的啥,大家心里都有数。当年我家地里挂果的树比赵来存家多得多,但他拿到的附着物补偿费是我的10倍,为啥会有这样大的反差?”一位村民说。

这位村民还拿出2014年的公示表,向记者介绍其中的“套路”:“有些农户兄弟姐妹好几个,各自成家了,但仍然被登记为一户,土地数据被克扣不少。有些明明是一家人,却被分散开来登记,土地数据由此被分摊了,一些人就想尽办法往里注水,加起来远远超过这家人的实际数值。”

一位村民还告诉记者,土地收益补偿款的实际发放数目与公示出来的账目也有出入,有的多领少写,有的少领却被多写。比如,有位村民领到的补偿费是101万余元,公示的是181万余元;有位村民领到56万余元,公示的是147万余元。“中间的差价哪去了?有没有被他人冒领、挪用?”

土地收益补偿发放混乱,一些村民由此开始找相关部门反映问题。2016年,40多个村民围堵内蒙古伊泰京粤酸刺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排矸场,准格尔旗公安局随即将这些人行政拘留10日。

采访调查期间,村民还反映,大塔村的村支书长期由乡镇领导干部兼任,村主任始终“难产”,村务账目也一直很混乱、不透明,甚至出现账本被烧的情形。村里的很多事情,他们根本不清楚。

其中,村民曾举报赵来存挪用公款,准格尔旗纪委对此进行了调查,并于2012年给予赵来存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多位村民说,“此事涉及的钱款,该怎么处置,却没了下文、不了了之了。”对此,记者试图联系旗纪委,进一步了解情况,旗纪委称不便接受采访。

村民希望尽快完成土地确权,很多事情就清晰了

土地数据为何有偏差?收益补偿何时才能弄清楚?记者采访了有关政府部门和时任村支书赵来存。

高峰表示,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只负责钱款的发放,“我们按照国土资源局提供的土地明细算账,然后把钱款下拨到乡镇、村庄。”

准格尔旗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金玺表示,前些年确有大塔村村民反映土地数据有偏差、收益补偿不公正的问题,旗委、旗政府已经派了工作组实地调查,“国土部门能够做的并不多,只是配合。”“没有再重新丈量土地。”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围绕大塔村的问题,准格尔旗委、旗政府先后派出四个工作组实地开展工作,可是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对于村民反映的事情,赵来存也给出了自己的说法,“政府让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我们都是按照政府出台的方案进行补偿,没有私自制定过任何方案。”“数据准确不准确,过去都是政府派的人来丈量的,不是我派人去丈量的。有人反映丈量的漏了、少了,有人家量的多了,我闹不清是咋回事。”

近年来,全国农村大部分地区都已经完成土地确权工作,这为确保农民合法权益提供了重要依据和有力保障。可是在大塔村,这项工作并不顺利。“有的人就是不配合,因为他们此前虚报了土地面积,而且2014年时按照虚报数额领取了补偿费。如果现在土地确权了,肯定要露馅儿,所以总是故意找茬、百般阻挠。”

薛家湾镇人大主席兼大塔村村支书杨国君也向记者介绍了村里土地确权遇到的一些争端和个别人对土地确权的不支持、不信任。对此,杨国君也表示不明白、不理解。采访中,很多村民都表示,“尽快确权,很多事情也就清晰明了了。”

关于当地村民的土地收益补偿问题,为何成了一笔糊涂账?何时能解决,究竟症结在哪里?本报将持续关注。

“治理有效”怎样落到实处?(编后)

准格尔旗大塔村村民的征地补偿款为何成了一笔糊涂账?农户有多少地搞不准,每户多少人有出入,应该有多少个户主都搞不准,这些本该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的事实,为何总是出现出入?“糊涂账”暴露出大塔村的治理失序问题。

首先是村级组织涣散。村民有困难、有意见、有不平,首先找村支书、村委会反映,可是原来的村支书一切推给上面,究竟哪户的地量多了、少了,补偿多了、少了,“闹不清”。而且,多年选不出村委会主任,支书也是由乡镇上的干部兼着,可是对于村民的诉求,乡镇来的兼任支书又使不上劲,土地确权为何得不到推进,他只能表示“不理解”。村民自治,要有健全的基层组织,否则,各项政策措施的落实就缺乏工作基础。

其次是法治观念淡漠。这么大数额的补偿款,出现了这么大的分歧,分配发放混乱无序,不得不让人生疑,有关工作是否依法依规开展进行,是否充分保障了村民的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当然,部分村民因为分配不公而围堵企业,也是法治观念缺乏的表现。

同时,还暴露了地方上对相关工作重视不够。土地问题,是农村农民最重要的问题,发现了矛盾纠纷,必须高度重视、妥善处理。可是,这么多年来,失地农民反映强烈,认真核实了没有?查了没有?目前大塔村组织涣散、连土地确权都得不到顺利开展,这至少说明当地党委政府没有拿出有效的办法来。

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治理有效”是总要求之一,也是重要基础,有效的乡村治理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条件。现在,大塔村的问题,首先要把糊涂账理清楚。当地党委政府还应切实加强领导,帮助他们尽快健全基层组织,尽快建立起自治、法治和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保障农村稳定和谐发展。

(原载2019年01月21日《人民日报》)

把每笔“糊涂账”都算明白——跟踪调查准格尔旗大塔村土地收益补偿等问题整改进展

人民日报记者 张 洋 史一棋

今年1月21日,本报读者来信版推出调查报道《土地补偿费,一笔糊涂账》,反映内蒙古鄂尔多斯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大塔村的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土地数据造假、村民土地收益补偿不公正等问题。报道刊发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三级党委、政府表示接受监督、抓紧整改。半年时间过去了,整改进展如何?村民合法权益是否得到公正有效的维护?6月17日、18日,本报记者再次赴准格尔旗进行了跟踪调查。

土地确权工作完成,尽可能满足村民诉求

此前报道指出,内蒙古伊泰京粤酸刺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长期在大塔村开采煤矿,根据相关协议,需要依据占用土地的面积大小,给予村民土地收益补偿费。可是前些年,大塔村村委会公示的土地数据严重失实,导致土地收益补偿费成了“一笔糊涂账”。

报道刊发后,准格尔旗随即组建工作组,进驻大塔村,开展土地确权等工作。“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就是土地确权,只有把各家各户的承包土地捋顺了、弄清了,才能确保土地收益补偿发放的公正合理。”准格尔旗农牧业局确权办主任刘秀娟说。

据刘秀娟介绍,通过前期外业测量、走访核对、矛盾调解、数据公示等工作,3月20日,大塔村土地确权工作完成。随后,大塔村村委会与村民逐一签订《农村土地(耕地)承包合同》和《草原承包合同》,明确了各家各户的土地数据和土地位置信息。截至目前,大塔村实有307户,其中,290户已签订合同,17户尚未签字。

对于土地确权,村民们都给予了证实,但仍有一些人提出质疑:“土地总面积差不多,具体的地块分类却有偏差,明明是耕地,标注的却是荒山。”“我家以前明明有很多耕地,另一家几乎没有,现在算出来的结果是我家的耕地很少,另一家反而比我家多得多。”

对此,刘秀娟表示:“土地确权是经过五六轮公示的。”准格尔旗薛家湾镇人大主席杨国君说:“村民关于土地的争议可以理解。我们参考的数据是国家第二次土地调查的数据,这是法定数据。同时我们本着尊重历史、兼顾现实的原则,收益补偿核算时,已在耕地、坡比等方面的实际基数上增幅一定比例,尽可能满足村民诉求。”

收益补偿正在核算发放

在土地确权的基础上,准格尔旗国土资源局、矿区协调发展中心、薛家湾镇、大塔村村委会正在联动开展土地收益补偿的核查发放工作。

记者了解到, 2013年准格尔旗政府42号文件,即《准格尔旗农村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安置方法》规定,已形成采空区、火区或按照开采规划两年内将成为沉陷区的各类土地,一次性补偿8年。8年期满后不论开采期限长短再续补8年,两次补偿后未达到永久征收标准的一次性按永久征收标准补齐,同时增加永久征收总金额1‰的利息。

准格尔旗薛家湾镇镇长郭睿说:“此次整改中,我们的办法是一次性算清,两个8年再加上后续,后续一般算是4年,一共是20年。”矿区协调发展服务中心负责人吴君科表示:“核算发放补偿的依据是最新土地确权数据,每家每户应拿多少钱,前期已拿多少钱,比对后多退少补。”

据准格尔旗国土资源局局长李树林介绍,大塔村涉及土地收益补偿的共有202户,其中153户还需继续补款;前期超额领款需退还的有25户;16户尚未签订土地确权的承包合同,收益补偿工作无法开始;还有8户,过去领取的金额与此次核算金额基本相当。在还需补款的153户中,已签订补偿协议的有129户,还有24户因涉及人员被拘留、家庭内部矛盾纠纷等,尚未签订协议。“之所以是202户而不是307户,个别统计数据也不一样,是因为前些年公示、领款时,有些父子、兄弟姐妹是一个户头集中在一起的。为便于核算,作了延续。”李树林补充说。

在大塔村村委会,记者看到了《搬迁补偿决算协议》,大塔村村委会与村民签字确认补偿金额等,准格尔旗国土资源局、矿区协调发展服务中心、薛家湾镇镇政府作为鉴证方,加盖公章。

采访中,有村民认为补偿标准偏低,不应再依照42号文件。李树林、杨国君均作出解释,认为适用的政策文件不能随意改变。内蒙古伊泰京粤酸刺沟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在大塔村开采煤矿,是临时性用地,不属于永久性用地,土地仍归村集体所有,煤矿开采到年限后仍由村民承包经营,所以仍然适用于42号文件。

村党支部班子配齐,被列为全市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重点整治村

此前报道反映,大塔村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常年选不出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据准格尔旗组织部机关工委副书记张春林介绍,今年5月14日,经大塔村支委补选委员会会议和支部委员会会议,选举本村村民段生堂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同时,将于今年7月14日举行大塔村村委会选举。

记者还了解到,准格尔旗专门抽调了两名党员干部,担任大塔村党支部副书记,最近已经着手健全村务制度、完善基层设施、组织村民开展活动。

如今回头看,郭睿表示,2008年大塔村移民搬迁,一边是土地收益补偿核算,一边是村民新房建设,两面的资金量都非常大。当时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村级账目混乱,土地收益补偿的核算、发放也不公开、不透明,结果就出了问题。“那时的征地政策比较宽松,政府部门把关不严,也是问题滋生的一个原因。此后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村民积怨越来越深,整个村也就失去了凝聚力和活力。”

如今,大塔村已被列为鄂尔多斯市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重点整治村,相关整改工作正在开展中。

涉嫌违纪违法人员有关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村民关心集体资产损失问题

此前报道提及,群众举报大塔村一些涉嫌违法违纪的问题。鄂尔多斯市委、市政府1月底曾作出情况说明并梳理:已调查了结2件,包括伊泰集团露天煤矿占用村里近万亩地未经过村民表决和村委会研究,由赵来存操作,赵来存持有暗股问题;张家圪旦村原党支部书记任五为赵来存代持伊泰集团煤矿股权的问题。指定准格尔旗纪委监委办理1件,已立案2人,即大塔村宏丰加油站违规建设并被违规征用的问题。指定杭锦旗纪委监委办理1件,正在初核中,即赵来存侵占大塔村王家圪楞煤矿集体股权的问题。此外,交准格尔旗党委政府2件,正在办理中,包括大塔村两委组织不健全的问题;部分村民虚报土地亩数冒领补偿款、土地收益补偿长期无法发放等问题。

此次调查中,村民出示了一些证据材料,对集体资产损失问题提出疑问。

一是集体资产退还问题。2010年12月至2011年3月,时任大塔村党支部书记赵来存在未经村民会议决定的情况下,擅自将村集体账户上的补偿款发放给部分村民,共计349.21万元。准格尔旗纪委于2017年作出赵来存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决定。对此,有村民指出,“挪用集体资产,是否需要追究法律责任?作为集体资产的349.21万元,领钱的村民是否应该退还?这笔钱现在在哪里?”

二是涉嫌虚报冒领问题。赵来存父子曾经营一家宏丰加油站,2008年大塔村移民搬迁时,资产评估报告作假,将仅有的300万元资产评估为1850.8万元。村民提供的评估报告中附有土地使用权清查评估明细表,显示2006年8月取得9666.67平方米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评估价值为75万余元,注明土地权证编号是准集用(2006)字第187号,同时显示2006年8月取得32333.54平方米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评估价值为252万余元,但该地块没有对应的土地权证编号。村民表示:“后一个地块为什么没有相应的证明,是否存在虚报冒领?”

三是涉嫌侵占集体资产问题。针对赵来存侵占大塔村王家圪楞煤矿集体股权的问题,有村民拿出工商登记、变更等材料,指出赵来存通过增资的形式稀释村集体股份,然后将煤矿据为己有。还有村民拿出早些年股权分红的明细清单,并且说道,“赵来存增资控股过程中是否有弄虚作假?凭什么擅自把集体资产据为己有?”

据郭睿介绍,今年5月,基于留党察看期间现实表现不好、长期不参加组织生活,薛家湾镇纪委作出开除赵来存党籍的决定。

6月20日,准格尔旗委办公室进一步来函介绍,赵来存涉嫌违纪违法有关问题,6月1日,杭锦旗纪委监委立案调查,6月15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关于大塔村相关问题的整改进展情况,本报将继续关注。

编后

找差距 抓落实

鄂尔多斯市诚恳接受舆论监督,面对矛盾问题,真抓真改,值得点赞。要根本解决问题,让大塔村实现有效治理,还需要更加深入扎实的工作。

许多矛盾问题往往是长期积累的,处理起来复杂棘手。这更加要求我们,必须以对人民充满感情、对工作高度负责的精神,找差距、抓落实,在具体工作中沉下去看清矛盾、深下去查实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找差距,就要从群众意见集中、反映强烈的事情中发现问题,不断改进工作,提升服务群众的效能。当地各部门要牢牢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脚踏实地深入群众,着力解决村民的操心事、烦心事,妥善化解矛盾纠纷,切实维护群众合法利益。

抓落实,就要抓住主要矛盾,牵住“牛鼻子”。采访过程中,当地很多干部群众都认识到,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是大塔村问题的关键症结。目前,大塔村已被列为鄂尔多斯市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重点整治村,村党支部班子刚刚配齐。地方党委政府要以钉钉子的精神,扎紧制度的笼子,理顺村内各项事务,通过实实在在的整改成效,让大塔村群众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只有基层组织坚强有力,村庄治理才会充满活力,期待大塔村焕发新气象、迎来新面貌。

(原载2019年6月24日《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杨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