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辉:"一国两制"下内地与香港证券监管合作的演变

来源: 紫荆网 
黄辉:

[导读]紫荆网12月27日报道: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员黄辉在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2016年年会上发言,主要探讨“一国两制”下的内地与香港证券市场监管合作的演变。

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员黄辉。(紫荆网 资料图)

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员黄辉。(紫荆网 资料图)

(本文为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教授、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员黄辉在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2016年年会上的发言)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探讨“一国两制”下的内地与香港证券市场监管合作的演变。今天的会议主题是基本法与国家统合,我的题目相对比较微观具体,跟各位讲的比较宏观、高大上的不太一样。近年来,香港社会出现了一些问题,包括政治上的问题,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不管是前段时间的立法会议员选举,还是上周末刚进行的特首选委会的选举,都应当引起高度警惕。我身在香港,一直观察和关注这些问题。大家现在提各种观点和意见,说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要这样那样,但实际上更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香港会出现这些问题?我们今天在这里提的各种观点能不能被香港市民接受?香港回归已经快20年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出现这些问题,最近我看过一个香港回归的纪录片,1997年香港刚回归时候的情形跟现在非常不一样,那个时候真的是人心思归,载歌载舞夹道欢迎。现在出现的政治问题,有很多原因,我个人认为,归根结底还是经济原因,因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我今天的发言题目关注的是金融服务业,香港金融服务业未来的出路在哪里,因为香港经济核心就在于服务业,说得更具体就是金融服务业。上世纪90年代,在香港回归之前,内地和香港之间金融市场的融合就已经开始了,我今天就是通过历史的角度梳理一下这么多年来内地和香港在金融市场之间的融合以及在监管体制方面的机遇和挑战。这一问题如果解决不好的话,对于香港经济将会造成巨大冲击,并对香港的未来带来长远影响。

首先,1991年~1997年中资企业多渠道进军香港证券市场。截至1996年底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H股”公司达到25家,“红筹股”公司的数量更是达到了50家,合作基础是监管合作备忘录,应该说这个时候香港和内地的监管合作还是比较顺畅的,处于“蜜月期”,香港证券市场远远领先于内地市场,呈现出单向的学习特点。第二个阶段是1997年到2004年。1997年是一个重大时间节点,当时的一个困惑是,回归之后的香港证券市场向何处去,有些人担心回归不利于香港的证券市场,认为内地城市会取代香港,比如上海,当然现在这个担心还在,甚至更加严重。另一方面,有些人认为,香港可以搭上内地经济发展的快车,合作多于竞争。现实结果是什么?1998年短暂调整,仅两家H股上市,但后来迎来了强劲的增长。1997年~2003年它的筹资比例从16%大幅上升到29%。这个时候的合作同样是香港对于内地证券市场助益很多,包括人员的交流。比如,史美伦女士在2001年3月至2004年9月全职担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梁定邦先生也受聘为中国证监会首席顾问。

第三个阶段是CEPA协议签署之后。经历了早期的不安和忧虑之后,发现回归对于香港证券市场其实是利好的,我们通过签订CEPA协议迎来了黄金十年,进一步加强了香港和内地证券市场的合作和交流。大家可以看PPT,H股和红筹股的筹资比例从28%飙升到了54%,在香港证券市场上从原来的关键少数变成了绝对多数。这期间,四大国有银行,以及很多知名的诸如碧桂园、SOHO这些民营企业也在香港上市。密切的市场交流要求更为高效和紧密的监管合作,这个时候的监管合作呈现了多层次的特点。在国际层面,内地的证监会和香港的证监会都是国际证监会协会的成员,他们通过这个国际组织进行合作。另外,他们之间有双边的合作协议。最后,还有区域合作,比如,国家发改委颁布过珠江三角洲的合作框架协议,特别是与深圳的合作。大家再看PPT,这里有一个实证数据,是我和我的研究助理手工采集的数据,数据来自于中国证监会和香港证监会的年度公报,数据显示,内地和香港证监会之间人员的交流和监管协作指令的请求与日俱增。这个时候的合作和监管变成双向了,不像早期是个单向车道,黄金十年带来的市场融合使得监管合作也更加深入了。

近年来,监管合作出现了一些挑战,比如会计档案资料请求中的问题。来香港上市的有些内地公司存在会计造假,2014年5月23日香港证监会对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提起了诉讼,要求其提供相关会计工作底稿,以协助相关调查,最终保护投资者。投资者利益保护是证券市场发展的基石,如果这方面有问题,对于香港保持和提升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将是一个重大的挑战。在会计资料的合作共享中,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内地对于国家秘密的界定,如果是国家秘密,就要经过严格审批,不能擅自向境外机构提供。内地对于国家秘密的法律规定非常复杂,也很宽泛,负责部门也很多,时间关系,我不展开讲。内地和香港对于什么是国家秘密有非常大的分歧,我这几年跟香港证监会的官员讲课,他们特别问我(这个研究也是我为他们做的一个课题阶段性成果),你能不能帮我们搞清楚在内地的这个国家秘密问题。实际上,中国去美国上市的企业也发生了同样的问题,美国跟中国在处理上述问题时,跟现在香港和内地之间处理问题的方式基本一样。可以说,我们目前还没有充分利用“一国两制”的制度资源和优势,这是以后的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

最后,沪港通和深港通应该是一个市场融合的大好机会,也是对于国家统合有重大意义的一件事情,但同时也在监管层面带来了问题。上个月18日中国证监会查处“唐汉博案”,这是首例利用“沪港通”进行跨境市场操纵的案件,需要两边监管机构进行深层次合作。另外还有一个更普遍的问题,大家看看这个图,沪港通和深港通采用了多层名义持有制度,通过两地的证券结算公司相互在对方的平台设立证券账户,作为本地投资人的名义持有人,并且代为行使股东权利,这样一来,以后发生民事赔偿诉讼的话可能会有一些法律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好好研究。

责任编辑: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