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发展局局长:明年初确立香港食水标准(图)

来源: 大公网 

[导读]报告并指铅水事件后“水务署署长不但没有深入检讨,以作出改善……反而在2015年9月对其2011年版的《水安全计划》作出以下修订,撤回其部门的责任……”,有关条订包括删去水务署“在确保客户水龙头食水安全方面担当着关键角色”等字句。

大公网6月1日讯 (记者 曾敏捷 梁康然)就食水含铅超标调查委员会建议政府主动为全港公共屋邨再验水,发展局表示,由五名专家组成的食水安全国际专家小组将于今日成立,为“香港食水标准”及拟订水样本取样规程等提供意见,初步估计明年初提交建议,而水务署将按专家小组的意见,决定是否需要全面重检公屋食水,亦可能按专家小组制定的标准抽验食水。

为防止日后再发生铅水事件,食水含铅超标调查委员会针对政府、水务署及房委会提出合共17项建议,而监于水务署抽水样本的规程有不足之处,为释除公屋居民的疑虑,建议政府主动为所有公共屋邨再安排食水测试,并采用恰当的取样规程。

发展局局长陈茂波昨日回应称,已指示尽速成立特别职务小组,推动水务署落实调查委员会建议。就委员会对食水标准的制定和抽取水样本方法提出的建议,发展局会成立五人食水安全国际专家小组仔细研究。水务署署长林天星称,会否全港验水,要视乎研究结果及专家意见。

政府消息人士称,世界各地并无统一方法抽取水样本,因不同方法是为配合不同目的,一般而言,检测水质会用经冲洗的水样本,而检测供水系统有否腐蚀或有无铅部件,则抽验在水管停留一段时间的“头浸水”。铅水事件中,抽水办是要“看水质”,所以用经冲洗的水办,而英美等地验水会取“头浸水”,是因为当地仍然使用铅水管,验水是为了测试供水系统是否有部件含铅。

据悉,水务署会与国际专家小组商讨,明年初就取样规程,包括抽取“头浸水”、行动水平及达标率等提交意见,署方会按专家小组意见,为需要检查受铅污染屋邨,进行抽水检查。

  按合约追究承建商

食水安全国际专家小组将于今日正式成立,五名成员有三名海外专家,包括英国食水监管局前总监Jennifer Colbourne,身兼澳洲国家水质咨询委员会前主席、世界卫生组织刊物Water Safety in Buildings主编David Cunliffe,以及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工程学院食水讲座教授Michele Prevost。两名本地专家是水咨会主席、资深环境顾问陈汉辉,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内科及药物治疗学系教授、威尔斯亲王医院中毒治疗中心总监兼水咨会委员陈恩强。

至于房委会方面,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兼香港房屋委员会主席张炳良昨在记者会指出,房委会及房署将会跟进及配合调查委员会的建议,以防同类事件再发生。对于涉事的承建商,亦一直按合约追究,报告将提交投标小组委员会考虑是否跟进。

  水务署长林天星被批卸责

水务署署长林天星(图)在委员会调查报告内被多番批评,直指他在各方提出更好的验水方法时,仍然“坚持己见”,形容他带领的水务署在铅水事件发生后“推卸责任”,令香港市民“深感失望”。

  弃验“头浸水”令人费解

食水含铅超标调查委员会报告严正批评林天星在铅水事件的表现,包括指出“现任水务署署长在水质科学方面的专业知识可能不足……但他身为高级政府官员,理应明白采用冲透后(编按:开水喉一段时间后)样本的安排并不妥善。尽管水务署有多次机会修订其取样规程,奈何始终坚持己见,这难免令人觉得水务署的首长级官员有其预设立场,为该署辩护。”

报告并称,水务署当日的验水安排令人费解,署方过去化验铁含量,采用水喉内静止的“头浸水”,但针对化验铅含量时就采用冲透后样本。报告指,在林天星带领下的“水务署却一意孤行,采用其已既定的取样规程,结果是现时没有任何人能够确定没有受到铅影响的公屋屋邨数目。”

报告并指铅水事件后“水务署署长不但没有深入检讨,以作出改善……反而在2015年9月对其2011年版的《水安全计划》作出以下修订,撤回其部门的责任……”,有关条订包括删去水务署“在确保客户水龙头食水安全方面担当着关键角色”等字句。报告形容,“尽管所面对的工作可能艰巨,但水务署如此推卸责任,香港市民一定深感失望。”

  遮三段共百字 免碍刑事调查

食水含铅报告内容有三部分被遮盖,涉及水喉工程分判商“恒利”、“金日工程”共三名代表,就购买焊料向委员会所作的供词。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表示,报告中删去的部分只有大约100字,不影响公众了解报告内容,而被删去的文字是委员会对部分证供的裁断,如果不先行删减,恐怕会对相关刑事调查或检控产生不恰当影响。

政府在收到报告时,已表明会根据律政司意见,删去部分内容才会公开报告。政府昨日公开的报告显示,被遮盖的地方分别是第369段、第411段、第414段的内容,都是委员会分析证人口供后,对有关人士的口供作出的判定。

  日后公布完整报告

行政长官办公室昨日发表声明称,相关刑事调查完成后,会公布完整报告。

第369段是涉事承建商“恒利工程公司”东主萧健煌的口供分析,内容是“萧先生(被遮盖部分,约占18个字位),委员会不相信(被遮盖部分,约占五个字位)。”根据报告可见的内容,“恒利”是彩福?建造工程的水喉工程分判商,萧健煌供称,彩福?建造工程分判商“明合”从没指定购买的焊料牌子与购买地点,他在事发前从无见过“FRY 99C”无铅焊料,亦不知道焊料可能含铅,他订货时只需说“锡条”,并无议价,而彩福?是“恒利”承办的首个项目,故无意赚取利润,只想汲取经验等等。

第411、414段的内容都是“金日工程”职员的口供分析。411段是对“金日工程”项目经理兼董事翁国财的证供分析,内容是“对于翁先生的证供,委员会亦不以为然。(被遮盖部分,约占26个字位连标点符号)”。414段是对“金日工程”前董事、其后负责采购的林丽琼的口供分析,内容是“至于林女士,(被遮盖部分长达三行,约占83个字位连标点符号)”。据悉,翁及林曾就为地盘采购焊料事宜作供。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