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出狱后骑行万里忏悔 称想到受害者家乡求原谅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肖桂来
男子出狱后骑行万里忏悔 称想到受害者家乡求原谅

[导读]一路上,王磊曾帮助别人卸货、推车等等,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而他也会得到陌生人一碗饭、一杯水。“我骑行所花费的5000元食宿费用,都是朋友资助的。一路上,不少陌生人会询问我的经历,鼓励我走下去。”王磊说。

在王磊的背囊里,有一份忏悔书和一本日记。

在王磊的背囊里,有一份忏悔书和一本日记。

自称想到受害者家乡求家属原谅 此举网上引发争议

17年的牢狱生活之后,王磊说,他要找到受害人家属表达忏悔。1月6日,王磊经历万里骑行,历经十多个省市,来到了广州白云区帽峰山一带,他身背行囊,自行车后座插了一面“忏悔之旅”的小旗。

他从何而来?为何要忏悔?据了解,王磊是河南驻马店正阳县人,今年43岁。26岁时,王磊在深圳参与了一起杀人案,在监狱服刑近17年,去年4月才从唐山出狱。此后,他一路向南骑行开始忏悔之旅。他表示,想发起一个“忏悔慈善基金会”,去救济帮助被害人家属。但是,他的这些举动也引起了社会上的是是非非。

忏悔书

“在人类道德的天空上,有两颗璀璨的明星,一颗是感恩,一颗是忏悔!”

“出狱后,我要徒步万里向被害人及其家属忏悔,只有洗刷罪恶,真心悔过,心灵才能得以安生!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1997年,王磊父亲病故后,他辞去工作到广东惠州闯荡。次年6月份,经一位老乡介绍,他来到深圳宝安区一家台资企业从事保安工作。1998年,王磊与另外三人合伙伤害了一名商人,他很快就被警方抓捕归案。

因不是主谋,王磊在一审被判死缓,上诉后,二审改判无期徒刑,漫长的牢狱生活让王磊由一名意气风发的青年人变成了遭人唾弃的囚徒。“那时一时冲动,犯下大错。”王磊说。从2000年入狱后,他先是在韶关监狱服刑5年,后又被转送唐山监狱服刑。

在监狱里,王磊懊恼不已,一度有轻生的念头,经过狱医疏导才稳定下来。“在服刑期间我看过很多书,包括一位曾经的服刑人员写的《千万不要走老路》。在监狱里,我每年都给被害人的家属写忏悔信,17年来我一直想获得被害人家属的原谅。”在狱中,王磊一直积极参加改造,两次获得减刑的机会,由无期徒刑减为16年8个月。去年4月2日,王磊出狱。

出狱后,王磊回了一趟驻马店老家,补办了身份证和户口。眼前已物是人非,家中只剩下哥哥姐姐。“他们劝说我娶妻生子,过安生日子。但我现在的境况是一无所有,不想再拖累他们了。”王磊说。“每当想起自己当年犯下的罪行,心里始终无法安宁,于是萌发了前往受害人家乡台湾高雄去忏悔的想法。”王磊说。

“去年10月21日,在朋友的支持下,我从出狱地河北省冀东分局第一监狱门前出发,计划骑行一路南下抵达自己当年的犯罪地深圳,然后再通过水路到达被害人的家乡台湾高雄。”王磊说。至今,王磊骑行历经石家庄、天津、武汉、南昌、长沙等城市,1月6日,王磊抵达了广州帽峰山一带。

这一路上,王磊曾帮助别人卸货、推车等等,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而他也会得到陌生人一碗饭、一杯水。“我骑行所花费的5000元食宿费用,都是朋友资助的。一路上,不少陌生人会询问我的经历,鼓励我走下去。”王磊说。

对于未来,王磊表示,近期,想通过媒体联系到受害者的家属,表达忏悔之意。远期,想发起成立一个“忏悔慈善基金会”,去救济帮助被害人家属和服刑人员子女。

争议:这样的忏悔,你支持吗?

王磊万里骑行表达忏悔一事,在网络上还引发激烈讨论。有网友表示,浪子回头金不换,王磊认识到自己铸成的大错,诚心悔改,执意向善,是值得鼓励和肯定的,社会也应该给他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也有网友表示,王磊的忏悔之旅对于受害者家属来说,可能是“揭伤疤”,会带来“第二次伤害”。也有人质疑王磊涉嫌炒作,以此为由接受资助。

对此,王磊解释说,此前他专门咨询过心理专家,只要他拿出真诚的忏悔之心,他相信受害者家属会接受他的道歉和忏悔的。

致力于关爱刑事案件双方家庭的公益组织“天祥关爱”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建议王磊忏悔要从受害人家属角度考虑:他们需要什么?该怎样减轻他们的痛苦?他们如果能宽恕,当然是最理想的结局,不宽恕也很正常。最重要的是当事人双方要从悲剧阴影中走出来,放下心中的负累,早日开启正常的生活。

该人员表示,在接触的个案中,很少有王磊这样主动向受害人忏悔的。 “他是一个不一样的刑满释放人员,在回归社会之前要折腾一遭什么忏悔之旅。成为另类的代价就是要承受他人的挑剔、苛求、质疑。”该人员表示,希望更多的被告人能像他这样发自内心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用实际行动向受害者表达歉意,减轻他们的痛苦,化解仇恨,促进社会和谐。

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许瀚律师认为,首先,王磊的忏悔是应该给予正面评价的,刑罚的目的不仅在于惩罚犯罪人,更在于教育和改造犯罪人,更可以预防犯罪(包括特殊预防和一般预防);许律师表示,王磊忏悔的方式可以很多,但不应该直接去面对受害者家属,不是说不应该向受害者家属忏悔,而是这样做毫无疑问会给家属带来第二次伤害,也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打扰。(文、图/广州日报记者肖桂来)

责任编辑:李元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