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多家工厂夜晚偷排工业废渣 村民不满扣货车

来源: 紫荆网综合  作者: 黄汉城 王克光
肇庆多家工厂夜晚偷排工业废渣 村民不满扣货车

[导读]“我们自己还要再测一次,如果证实有害,我们要打官司拿赔偿。”村民邱镜平站在山坡上说道。在他身边,是已经被扣押许久的废渣运输车。

紫荆网9月21日北京电:据羊城晚报报道,今年以来,肇庆四会市多家搪瓷五金工厂借着夜色的掩护,在偏僻处填埋数千立方米工业废渣。多位报料人反映称,附近的鱼塘受到污染,怀疑废渣有害,担心水源被污染。尽管第三方机构检测得出的结果显示,废渣所含重金属并不超标,但仍有一些村民并不认同,计划重新检测。政府部门相关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废渣实为煤渣,将于本月25日之前组织清理,恢复当地原貌。

十米高陡坡被堆满

9月17日,站在平静如死水的鱼塘边,50多岁的邱燕芳一脸愁容。他是四会地豆镇新塘里村村民,在一个名叫猪乸榔的山谷之下承包了一个鱼塘。年初他花数万元买了两千多尾鱼苗投入鱼塘,没想到,几乎是全军覆没。

“今年下过三场大雨,雨水浸泡山谷上的废渣后成了污水,还裹挟一些废渣流入鱼塘,雨停后,鱼塘上就漂浮着大量死鱼。鱼苗费、饲料费和人工费血本无归。”邱燕芳一边说着,一边指向鱼塘边上的山谷。

在那里,是近十米高的陡坡,被大量黑色固体覆盖住,不见树木、野草踪迹。里边有大量结晶式的反光固体,质地坚硬,还夹杂着许多塑料瓶、旧袜子等生活垃圾。

新塘里村干部曾志明说,猪乸榔距离该村直线距离只有500米,但上山道路崎岖又坑坑洼洼,平时人迹罕至。6月初,偷排者开始往猪乸榔运送废渣,主要是晚上倾倒,每天运四、五车。“倒在这里的废渣,估摸多达两千立方米。”

6月底,当运载工业废渣的车辆再次开进猪乸榔时,自称忍无可忍的曾志明和部分村民紧随而至,阻止倾倒行为,并当场扣留了运输货车。

“据我了解,按正规的程序处理一车工业废料需要花费四、五千元,而企业发包给私人老板处理,只需要三千元,两者存在差价。”一位村民分析道。

多地被偷排者填埋

事实上,据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猪乸榔并不是孤例。

今年6月以来,地豆镇西崀村一口闲置鱼塘几乎被黑色废渣填为平地。西崀村干部江绍平说:“鱼塘临近公路,晚上没什么人的时候,偷排者就过来倾倒填埋,然后在废渣上面覆盖水泥和石粉,试图掩饰现场。”

村民江金木称, 8月下旬,偷排者驾驶运输车和推土机试图再次倾倒废渣时,被蹲守的村干部和村民发现,扣留了两辆运输车和一辆推土机。“扣留车辆是无奈之举,我们需要有人对此负责。”

另一边厢,离地豆镇约8公里的罗源镇石寨村也被发现了填埋地。该村一家石灰厂背后有五口高十余米、三米多宽的石灰窑。一位村民说:“运输废渣的人员给石灰厂一些钱,可能有签什么填埋协议。从四月份开始倒,后来都填平了。每口窑可装20车,按每车15吨石灰计算,堆放在这里废渣就多达一千吨。”

“水源地距离石灰厂仅有200米,地表水是经过石灰厂附近土地流到村里的,石灰窑里的工业废渣对我们来说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每次下雨,我内心就堵得慌。”村民邓强(化名)说道。

废渣来自工业园区

那么,这些“从天而降”的废渣到底来自哪里。多位村民将矛头指向了地豆镇狮岭工业园区。据了解,这个园区始建于2001年,是地豆镇工业项目最为集中的工业园,目前已进驻4家生产搪瓷五金产品的企业,规模都不小。

据了解,8月5日,地豆镇政府工作人员会同新塘里村民到猪乸榔取土样送去第三方检测。根据记者拿到的多份检测报告显示,猪乸榔土样以及鱼塘水样中的铬、铜、铅、汞、砷等各项指数均未超标。

不过,检测结果并未让村民们释怀。来自新塘里村的邱燕芳提出多个疑问:“填埋点有大批反光晶体,硬得很,怎么可能是单纯的煤渣?煤渣可以卖给水泥厂做原料,也用不着想方设法到处找地方倾倒。如果是煤渣,为何里边含有那么多重金属?”

“我们自己还要再测一次,如果证实有害,我们要打官司拿赔偿。”村民邱镜平站在山坡上说道。在他身边,是已经被扣押许久的废渣运输车。

官方说法

三家企业涉及此事

25日前将组织清理

9月17日,地豆镇政府干部刘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关于煤渣怎么可能含有重金属,说句实在话,现在随便去地里弄块泥巴,可能都会含有这些元素。但它确实是煤渣,而煤渣理论上都是可以填埋的,只要做好严格的防渗措施。”

刘先生介绍,经调查发现,除去一家工厂停工扩建外,工业区中的另外三家企业都涉及此事,总共在地豆镇新塘里和西崀村倒了两三千多立方米的废渣。镇政府承诺,将在本月25日之前组织清理这两处地方的废渣,恢复当地原貌,所需费用由排放企业和倾倒者负担,对偷排企业的责任人、运输偷排人员依法查处。

针对村民对检测报告有异议的情况,刘先生表示:“村民如果存疑,可以找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得出的结果和原先检测结果产生冲突,可以走法律途径进行解决。”

责任编辑:孙永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