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生态环境:老侯迁徙记

来源: 中国天气网 

无论走到哪,侯志都皮鞋锃亮,骨子里就透着商人的奢侈感,他那昂贵的公文包里总能装着大手笔的合同。

这样的人,你怎么也不会和“难民”两个字想到一块。但侯志偏偏就称自己是难民,而且还是个生态难民,或者更准确地说,是新“环境移民”阵营中的一员。

论生态环境:老侯迁徙记

大老板的蜕变

侯志在安徽亳州靠养殖起家,后来进军房地产,生意越做越大,在当地小有名气。两年前,忙于投资建房的他时常呼吸急促,被查出患有间质性肺炎。

间质性肺炎是一种可怕的肺部疾病,是肺的间质组织发生炎症。医学上讲其后果很难逆转,在坊间被称为亚癌。

在已明的病因中,吸入二氧化硅等无机粉尘、合成纤维等有机粉尘、二氧化硫等污染性气体都可能造成间质性肺炎。

医生给侯志的建议是,找一个空气质量好的城市,积极治疗。在多方考虑下,侯志搬去了海南省三亚市。

侯志是土生土长的亳州人,钱赚得不少,但业务也只铺在安徽地区,从没想过离开家乡。要走的时候,他很泄气,一是担心自己的病情,二是乡情难舍。“这些年,生意和家乡同进退,眼看家乡从县城变成地级市,楼盘越来越多,经济越来越好,环境却不如从前。”

亳州只是个三线城市,是中原经济区成员城市,沾了长三角区域经济发展的光,2012年,工业增幅居全省第二。尽管达到了减排目标,亳州的老人们还是说“天没有以前蓝,水不如从前清了”。

这下,侯志不得不成为环境移民。环境移民本指由于环境事故、灾难等暂时或永久离开居住地的居民,其对象很多都生活在偏远地区。但随着经济发展,大城市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环境移民。

《纽约时报》称,在数以亿计、包括贫困农民背井离乡寻找工作,加入中国生机勃勃的城市热潮中,一些人却在进行相反方向的迁徙。这些城市“难民”来自各行各业--商人、艺术家和教师,他们大多是中产阶级,以新的生活方式拒绝环境污染等大城市病。

这些受困于环境污染的人们不仅在国内流动,还加入了国际移民的大军。中国与全球化研究智库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4)》蓝皮书研究发现,国内的环境问题成为精英和富裕阶层移民的重要原因。报告援引《新财富》2013年的调查,近70%的人认为环境、医疗水平等因素是导致他们移民的重要原因。

老侯时常叹气,他说比起北上广等经济发展迅速的大城市来说,三线城市的环境已经好了很多,没想到自己还会成为“难民”,背井离乡。

老侯的新商机

初到海南,侯志远离亲朋好友,很孤独,但没过几个月便活跃起来。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因为空气质量好,没想到来了以后,病情很快得到了控制。”原本担心命不久矣的老侯一下子松了口气,“不仅如此,我还结识了很多来这里安家、躲避污染的朋友。”老侯说。

实际上,在“新环境移民”大军中,除了像侯志这样被迫迁移的,还有主动离开家乡的。大半辈子住在上海的孙润芝就是一个。和老伴退休后,孙润芝就在海南买了房,“儿女们都各忙各的,我和老伴找个环境好的城市,颐养天年。”她说。

像孙润芝这样的家庭很多,因此,这些年生态环境好的地区出现了炒房热,“养老房产”的广告铺天盖地。

老侯本来就有商人的敏锐直觉,养病的时候也没有放过投资契机。“很多人已经不是简单的候鸟式生活,而是在这里置办家业,投资旅游地区的养老房产值得一试。”于是,侯志将事业做到了三亚。2014年他和合伙人投资的房地产已经销售一空。

他有时候这样开玩笑:“我们这些外来户拉动了当地的经济,是有积极贡献的。”

这种现象也引起学者的注意,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研究员郑艳说,从某种程度上说,人才和资金流入对移民城市的经济、旅游会有带动作用,但城市基础设施以及其他软件没有跟上,会影响当地的环境发展。

就连侯志也会想,越来越多的富人进行迁徙,对这些移民城市的生态建设真的就是一件好事么?会不会最后连海南都无法落脚?

移民国外,则有着更深远的影响。郑艳说:“环境移民是个体和家庭的理性选择,方兴未艾也无可厚非,但是不可避免地会造成资金和人才流失,对经济发展和社会心理可能产生负面影响。”还有中外学者曾指出,中国缺乏一个有力量的主流中产阶级。这一群体中精英人才的流失,对中国的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是不利的。

回家的信心

侯志一直心念家乡。但回去,一旦遇到雾霾天,病情立马加重。

“生态环境问题就像是影响移民的推力,在外部吸引力(即拉力)不变的情况下,环境越糟糕推力就越重。”而北上广等大城市环境推力的确强劲。2010年的《中国环境发展报告》就指出,我国已进入环境污染导致人体健康受损事件的高发期。同年,《PM2.5 的健康危害和经济损失评估研究》对PM2.5对中国城市居民造成的公众健康危害和经济损失进行了估算,结果显示,北京因PM2.5污染造成早死人数为2349,经济损失18.6亿元。

甚至还吓退了欲登门拜访的客人。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北京污染赶跑外国人》,指出北京空气污染正促使外籍人士离开北京,加大企业招揽国际人才的难度;同时,很多企业给在中国出差或工作的外国员工以高昂的补助,以弥补其健康影响。 201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在《全球环境竞争力报告》绿皮书中指出,中国的环境竞争力在全球133个国家中仅排在第87位,意味着加强经济转型升级、提高环保能力已经刻不容缓。

郑艳说,环境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很多是无形的,比如健康影响和生命损失,以及富裕阶层“用脚投票”导致的人才和资金的流失。此外,对于北京、上海这样以建设国际型城市为目标的大都市,雾霾会让外国投资者和国际机构望而却步,甚至影响到城市竞争力和国家形象。

这些问题已经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党的十八大做出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决策。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绝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

郑艳和她的同事正在研究“自然资源资产”。在我国发展的特殊阶段,经济资本、物质资本逐步增加,只有自然资源资产不断下降。“怎样既保持自然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又增加人们经济福利,是政府正在考虑解决的问题。”郑艳认为,目前,生态产业园区、低碳城市、花园城市等生态示范项目建设都是面向科学发展和以人为本的城市规划,是建设生态宜居城市的有益途径。

侯志仍想落叶归根,就期盼着家乡早日解决空气污染问题,让天更蓝,水更清。而对于往后事业的发展,“要想着投资生态项目了。”侯志说。(文/孙楠)

责任编辑:杨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