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作业里的秘密

来源: 山西日报 

有的文科生“大把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有的又“忙得半夜两三点才睡觉”;有的大学4年基本没作业,也有的几乎每天都作业不断……

大把时间该干什么

12月5日早上7时,王小雅(化名)简单洗漱完毕准备去吃早餐。王小雅是省城某高校大一学生,3个月的大学生活她还没有完全适应。

“与高中生活完全两个极端,最大的感触是轻松——学习没任务了,晚上不用加班,可以睡个好觉,上课不用紧张,想学就学,不学也没人管。”王小雅说。她的一位师姐在中山大学读硕士,虽然大学没有交集,但因为是老乡又是同一专业,俩人经常联系。“大学上课忙不忙?平时有作业吗?老师认真批改作业吗?作业有具体要求吗?”围绕大学学习的一些问题,记者采访了王小雅和她的师姐。

“作业也有,但不多,主要是在大一时,数学和英语会有作业,专业课有时需要写一些对问题的认识,一学期一两次。作业写了交给老师便了事。”对于作业,王小雅的师姐没有什么印象。

对于时间,师姐和王小雅的感触一样多。“4年大学,有大把大把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特别是刚上大学时,因为在高三学习很紧张,一上大学突然觉得时间多得用不完,但是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很茫然,糊里糊涂浪费了很多时间。”

对于学习,王小雅的师姐表示:“更多时间在学英语,但也就是在四六级考试时用一下,英语能力没多大进步,这也是全凭自觉没人监督督促。还有一些时间用来聊天、上网、看小说,看了一些与专业无关的文学类书籍。”

“可能文科生都比较闲吧。”王小雅和师姐感觉相同。

比高中更紧张的大学生活

李璐在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学习,在省城读高中时学的也是文科。记者采访时,她正忙着准备final(期末考试):“真的太忙了,我高中都没这么学习过,一般都是两三点睡觉。”

“作业很多,迫使学生每天都要学习。”李璐说:“国外大学生的作业量看老师,一门课的成绩由多个因素决定,如考试、随堂测试、演讲、讨论、小组作业、自助研究等,每个环节都要做好,不然会非常影响整体GPA(平均成绩点数)。”

今年刚入读香港浸会大学珠海分校的大一文科生小侯也很忙。“老师经常会布置写论文,一般长度是七八百字,但要求很高。”她表示,老师会很认真地批改作业,哪句话多余,哪句话表达不准确,行宽字距格式等等,还有是否言之有物,言之有据,而且还会返回让修改,严格进行打分。“会有学生不及格。平时还经常会有演讲,比如向同学推荐书籍等,这些成绩最终都要计入总分。”小侯说。

“美国式教育就是作业多,作业量大,师生互动就是通过作业。学生们很辛苦,要大量阅读,不断写作、演讲,但非常锻炼人。”山西农业大学公共事业管理专业教授何云峰说。

作业不同,效果迥异

“我们也有教科书,但老师上课从来都不讲,虽然是上这门课,但老师讲的东西都是教科书上没有的东西。”小侯说。她的学习生活让记者想起曾在网上看到的一位父亲的文章。

在网上,这位父亲详细记录了女儿在国外的学习生活。“女儿刚上高三时有了一个去美国的机会,在高考之年脱离中国教育是极大的冒险,但女儿毫不犹豫地选择‘走’,原因很简单:为了‘减负’,她觉得美国学生多轻松呀。但刚去美国十几天,女儿就发来‘紧急求援’邮件。”这位父亲表示,“紧急求援”邮件是一份美国老师留的历史作业——“公民权利”研究论文。论文有详细要求,比如在3页到5页纸之间,打印出来,要双空行,至少用3种资料来源,至少有5句引文等。在接下来的两三天时间,为帮助女儿完成作业,这位父亲书房里摆满了一本本美国历史著作、不列颠百科全书和《美国读本》这类的原始文献,女儿在大洋彼岸也一次借了10本书,疯狂阅读。

最重要的是,这种难度的作业一个接着一个。这位父亲表示:“在这些‘研究写作’中,我感觉补上了许多知识漏洞。”而她的女儿不仅没有在美国教育中“减负”,而且经常一夜只睡三四个小时。“我开始领教什么是创造性教育。‘求援’邮件好久没有了,可我这个老爸竟开始希望能接到这样的‘求援’,这种‘研究’真是令人着迷的游戏!”

“写作、写作,又写又做、又做又写,写的多了肯定就能练出来,这比光讲方法肯定要有效得多!”何云峰很感触:“国内大学大多很轻松就毕业了,学生有的都没有成长。其实,大学关键是人要发生蜕变,好多学生大学毕业了,却没有发生太多改变,不少文科生上研后水平也没有太多提高,就连基本的写作、演讲这两种表达都很成问题。”

严进宽出没啥好结果

“国内大学严进宽出,学生们在高中使劲学,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了,多数都会放松下来,特别是文科生,理科和工科还会有一些作业,需要认真学才能过关,文科相对来说混日子的比较多,考前临时抱佛脚就过关了。”日前,记者在省内某高校采访时,一位老师轻描淡写地说。

当何云峰的学生可能要忙很多。虽然是文科专业,但何云峰要求学生做课题、做策划、做案例、写论文、写反思、写博客,还要定期交流汇报,做发言提意见,而这些都要进行打分并在最终成绩中体现。“一般我的课没让学生不及格过,学生也没有挂科的顾虑,但打高分是比较难的,因为我对平时成绩要求比较严、比较高。”何云峰表示。

“高要求的结果是他们学到了东西,而不是混了4年,毕业了啥都不会。我的学生都很棒,考研、就业都很受欢迎。一个学生现在山东师范大学读研究生,她在本科期间就做项目、在核心期刊上发文章,读研时导师都抢着要,因为她文章写得好,当然她在做人、做事方面也很出色;还有一个学生现在华东师范大学读博士,考硕士面试时,导师因他本科科研训练的文章优秀,便决定要他,今年考博竞争很激烈,导师还是愿意带他。”何云峰提起自己的学生很骄傲。

“当然,也有学生一开始不理解,觉得很‘不人道’,认为你这个老师怎么这么麻烦,不像有的老师好说话,但一段时间写作、演讲、案例、课题、策划训练下来,学生们大多就都理解了。”他有高兴也有无奈。

责任编辑:杨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