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中国打造百架运输机舰队 可向全球空运步兵

来源: 环球网 

【环球军事报道】俄罗斯“Russian Council”网站10月16日发表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研究员瓦西里·卡辛的文章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经济繁荣令其军事崛起黯然失色。但近来年中国军事装备及组织在质量上已经达到了一个新水平,解放军已经成长为一支完全现代化的军事力量,有能力打一场技术先进战争,并向远离中国边境的地方投射力量。

自本世纪第一个十年中期以来,中国武装部队一直处于根本性的变革当中,可能这种变革是中国整个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这将重新定义解放军武装部队,令其与以往有了根本性的变化,不再是一支以数量为基础的武装部队。过去解放军兵力主要由农民构成,通过在人数上压倒敌人和迅速动员来确保国家防御。相反,中国正在努力发展在训练与装备上能够媲美美日军方的高科技武装力量——这些国家被认为是其主要的潜在敌人。

新生的中国军队将能够利用蓝水舰队、战略航空军事运输和强大的空军,向全球投射力量。目前中国正在采购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伊尔-76重型军用运输机和伊尔-78加油机,还正在自主研制运-20重型运输机,着力打造一支约百架重型运输飞机,从而获得把一个步兵师空运至全球任何地方的能力。解放军转化成新一代作战力量的最后期限定于2020年,此后中国将继续构建自身作战能力。北京计划到2020年实现“重大现代化成功”,到2050年建成一支能够利用信息技术打赢战争的武装力量。

新生代解放军官兵受教育程度高

中国的社会结构也在发生变化,解放军战士出身于庞大家庭的情况已经成为历史。如今,解放军大部分现役官兵都是响应“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政策的独生女子,许多官兵来自城市。这种社会变革就需要改变对待及管理人力资源的方法——材物质保障、积极性、管理方式以及训练方法。中国高层认为这种新环境既会催生问题(娇生惯养或纪律性不强),也会提供机会(更高教育水平、更积极主动)。今天的解放军战士更适合操作现代武器系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更专注于自身命令,尽管事实证明新一代解放军战士要比过去更难适应军营生活。

解放军军官干部的组成也与以往不同,受益于中国1998年以美国预备役军官训练营系统为基础开发的特别训练项目,目前有更多大学生参军入伍。早在2000年,在特别训练项目开始之初,中国领导人希望到2010年时年征兵总数中大学毕业生所占比例超过60%。目前该目标还没实现,2009年该数字仅有30%,直到现在也只是稍显增加。除受教育程度及文化背景提高外,中国军方的薪资和生活条件也都有所改善。解放军还推行了全新人寿健康保险计划,大幅度提高了对军人及其家庭的社会保障,直到不久前,这还是一个大问题。至少自本世纪前十年以来,军人工资增幅就超过了国家平均水平。从2006年到2011年,军官的月薪已经翻了不止一番,达到了6373人民币,约合840美元。但与此同时,这种收入还并不完全能与私营企业相竞争。

目前北京正在重新调整武装部队结构,陆军及空军团及师级部队正逐渐取消。目前解放军的作战训练主要侧重于利用计算机化系统进行武器及军队间协同作战训练。目前中国武装部队还在采购精确武器,部分原因是为了改善过时系统的性能,例如为火炮采购122毫米和155毫米增程制导弹药。就空军而言,飞行员训练增加了飞行小时数(战斗机飞行员年飞行小时数平均增加200小时),以及侧重发展飞行员在无地面援助的情况下做出决定的能力。

缩短与先进国家国防技术差距

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北京政府承认中国技术水平落后于工业化国家,但在2009年时这种修辞有所变化。中国武器和军事装备制造商在多数领域缩短了这种差距,国防科技的发展实现了一或两代的跨越。然而,质量仍然是一个主要瓶颈,而且工资和最终品价格都在不断提高。另外一个薄弱环节是,中国需要进口,特别是从俄罗斯进口,先进武器系统基础组件,例如发动力、瞄准装置等。

通过其武器出口市场的扩大,也能够感受到中国不断增长的国防工业潜力。近几年来,中国已经成为一个主要武器供应商,多数军售流向军事技术合作受到限制的国家(对巴基斯坦的军备出口量超过50%。)与此同时,某些中国系统,例如155毫米PLZ-45榴弹炮,已经非常先进,足以进军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阿尔及利亚等中东等竞争激烈的市场。

在某些对全球战略力量平衡非常关键的领域,例如反卫星武器项目,中国已经能够在规模及抱负上与世界领先国家相提并论。除对抗低地轨道侦察卫星的系统之外,中国还在发展用于对抗高地球同步轨道的措施。在导弹防御领域,中国已经启动了大规模研发项目,包括对一种可拦截弹道导弹的系统进行终段和中段飞行测试。

中国是继美国之后第二个自主建造配备多用途武器系统的大规模水面战舰的国家:052D驱逐舰。首批驱逐舰目前正在进行海试。这些驱逐舰加装有多功能垂直发射装置,可发射多种类型的导弹(防空导弹、反舰导弹和反潜导弹),还可发射用于打击地面目标的巡航导弹。中国是全球唯一同时拥有两个第五代战机项目的国家,目前两款五代机都处于飞行测试阶段。

战略核力量大幅度提升赶超美俄

尽管中国似乎坚持其传统的最低核威慑立场,拥有约250枚核弹头,但其运载工具发展项目却在蓬勃发展。因此,人们还可能会认为未来中国战略核力量发展模式会发生变化,最初的转变已经在眼前。直到最近,中国战略核力量已经集中在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解放军海军的092战略核潜艇事实上从未执行过战斗巡逻任务。运载飞机与核导弹也很少。上世纪六十年代,负责储藏并管理核弹头的“第22基地”划归第二炮兵部队所有。

中国正在建造首批5艘094型弹道导弹战略核潜艇,该型导弹将配备新型巨浪-2型固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美国国防部预计094型核潜艇最早将于今年完成处女航。解放军海军发挥作用的突然增强,及运载工具开始战斗巡逻的情况,暗示中国核武库的使用方式正在发生变化。

核武器运载工具有更多新的发展。到目前为止,解放军已经部署了超过35枚东风-31A型固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还在发展多弹头导弹。而且,东风-41重型固体燃料洲际弹道导弹正在进行飞行测试。其他发展项目包括新一代中程弹道导弹和先进潜射弹道导弹。

虽然中国不可避免会建设核武器已经得到了承认,但要说中国核武建设究竟要走多远,目前还为时过早。不过,在核运载工具的多样化和技术水平方面,中国毫无疑问会赶超俄罗斯和美国,超过所有其他核国家。虽然法国和英国仅维持有海上核力量,但中国正在打造全面的“三位一体核力量”。

“网电一体战”能力网络向全球蔓延

中国军事领导人高度关注信息战争,特别是因为美欧国家特别依赖于信息网络。成功攻击军事和民用控制及通信系统,可能足以扰乱敌方攻击,甚至是避免军事冲突。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国军事战略家定义了“网电一体战”概念,即“网电一体战”是指综合运用(传统)电子战和计算机网络战手段,对敌网络化信息系统进行的一体化攻击。电子战和计算机攻击由近年来一直蓬勃发展的人民解放军总参四部负责——扩大人员,取得科技进步,并组建更多中心,培训信息战专家。信号与电子情报由总参三部负责,该部有13万工作人员,在中国,可能还有国外的驻地网络不断扩大,正在快速成为美中关系中的一个重要问题。

打造百架重型运输机空运步兵师

虽然解放军主要由地面部队构成,其总兵力达229万,而地面部队就有160万。不过,近几十年来,陆军的实力及影响力一直呈螺旋式下跌趋势。由于空海两军机动性不断提升,所以大部分资金都流向了空海两军。配备有巡航导弹的驱逐舰已经加入了航母攻击群。中国已经列装了首艘航母辽宁舰,目前正在建造另外两艘设计方案得到进一步改良的国产航母。未来,中国打算建造能够与美国航母相媲美的、配备有电磁弹射器的核动力航母。解放军海军的两栖力量也在快速发展,正在建造071两栖船坞运输舰,还正在设计081型多任务登陆舰。中国正在采购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伊尔-76重型军用运输机和伊尔-78加油机,还正在自主研制运-20重型运输机,着力打造一支约百架重型运输飞机,从而获得把一个步兵师空运至全球任何地方的能力。

北京的目标似乎是到本个十年底之前使解放军具备向世界上更加遥远的地区投射兵力的能力。之所以打造这种能力,是因为中国正在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需要包括其国外工作人员和投资。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超过4000亿美元,在非洲、中东和拉丁美洲等地区动荡国家的工作人员数量与日俱增,使中国领导人除发展远程投射能力之外别无选择。中国认为,与美国争夺全球领导地位的战斗即将到来,而俄罗斯正是这种战斗中的关键合作伙伴。与此同时,中国的外交和国防政策仍然主要侧重于对抗美国遏制中国政治及经济扩大的努力——美国正在围绕中国打造军事联盟网络和军事基地。回应这些问题的需求,正是形成北京当前军事建设优先事项的原因。

多国提升军力回应中国军事现代化

解放军现代化已经成为美军强化自身战力的关键动机,包括日本和越南在内的其他亚太国家展开军事建设努力的原因也是如此。早在2005年的时候,针对中国军事现代化,华盛顿就开始校正其兵力发展,当时小布什政府决定将60%核动力潜艇部署在亚太地区,并向该地区增部一艘航母。2012年,奥巴马总统宣布向亚太地区转移重心,暗示华盛顿正在强化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兵力,增进与地区强国的合作,并扩大军事设施。中国的核抱负也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虽然中国核力量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尚未成为中美两国关系中的主要问题。

目前,中国与其地区邻国之间的领土争端——中日两国在东海的钓鱼岛纠纷,以及在南海的西沙群岛主权纠纷——使亚太地区局势日益紧张,而美国日渐介入亚太事务并对中国军事力量抱有忧惧之意的现实,则进一步加剧了亚太地区的紧张局势。不过,虽然中国正在实现军事现代化,而且在领土争端上的立场依然强硬,但中国迄今为止仍在避免与其他国家发生严重冲突,只是通过非武装海岸警卫队舰只而非海军力量充实其在纠纷地区的存在。(知远/北风)

责任编辑:陈纪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