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中国日益主导国际组织 挑战西方既有体系

来源: 大公网 

大公网9月28日讯 据日本媒体报道,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发展,政治地位的日益提高,中国在国际机构的话语权也在增加。朝日新闻的一篇报道就对这种趋势进行了分析解读。以下是日本记者的文章摘编。

“与其说是新的国际金融机构,不如说是中国的外交政策啊。”华盛顿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里的一名高干耸耸肩,如此说道。

他所说的,其实是BRICS(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AIIB(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问题。

  由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以及南非这5个国家决定创办的BRICS银行,可以说是新兴国家版本的世界银行。在金融危机时,BRICS银行计划构筑一个可以互相流通的共同基金,并且可以借助此基金兑换外汇用来应急,这与IMF拥有相似的功能。

由中国掌握主导权并且将在年内成立的AIIB,其主要业务港湾和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是备受瞩目的焦点。有看法认为,中国此举的目的在于增加其在亚洲的“亲中派”。

无论哪一种金融设想,都将被认为是对战后依靠IMF和世界银行等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的金融体制的一种挑战。

笔者曾访问过布雷顿森林一次。布雷顿森林位于美国东北部的新罕布什尔州。在茫茫绿色当中,美如白玉的“Mount Washington”酒店耸立着。

70年前的一个夏天,联合国44个国家的代表聚集在这个酒店,会议中决定创办IMF和世界银行。当时的英国代表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凯恩斯。英国方面提出了自己独特的方案,与美国展开了激烈的辩论,但最后却败走麦城。

这是发生在二战结束前的1年。当然,会议上并没有出现日本代表的身影。在签订协定的“黄金房间”里,不禁令人想起战争末期日本的悲惨状况与这优美酒店的天差地别。

然而,战后的日本却摇身一变,成了布雷顿森林体系里的“优等生”。

还清了在建设新干线时向世界银行申请的贷款,日本成了继美国之后对IMF和世界银行出资比率最高的国家,位居世界第2,并且世行集团的ADB(亚洲发展银行)的历届行长都是日本人。

  而日本也出现过一次忤逆美国的情况,就是在1997年。受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日本提出了由日本主导的“亚洲货币基金”构想,但在美国和IMF的干涉下夭折。

然而十几年后的今天,IMF和世界银行恐怕很难轻易对付经济实力高速成长的新兴国家。美国的议会并不承认在IMF中进行强化中国发言权的改革。

美国政府的一名高官说道:“亚洲有大量的基础设施需求,现在的世界银行集团已难以应对。中国的行动,可以说是对此的一种不满表现。”但是,IMF和世界银行并没有发表反对成立BRICS开发银行和AIIB的意见。关于AIIB会议,中国政府还在试探美国和日本的参加态度。目前,两国都没有参加的意向。

日本的一名经验丰富地外交官批评道,“如果中国政府拿出大量的资金,这与中国政府下的银行有何不同。到目前为止,只是中国与愉快的伙伴而已”。

世界银行和ADB等机构将保护环境等问题作为实施基础设施融资的条件。新设的银行虽然可以更加自由地融资,但是也有人指出其容易导致环境破坏。中国如果一味地对有利于自身国家利益的项目进行融资的话,恐怕会失去他国的信任。

中国主导的国际金融机关能否孕育出真正有意义的东西,这将取决于今后的体制建设和具体运作。

责任编辑:陈纪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