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一商人向市县领导发短信被拘曾被劝别瞎搞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一名从事外贸生意的黑龙江省商人,近日指责当地警方在他向相关部门递交材料后将他拘留,他认为自己遭到了报复。这名商人自称在当地的一次招商中被骗,损失巨额财产,他因此实名举报了此事,认为其中可能存在“保护伞”。

黑龙江省庆安县警方表示,王喜春被处以行政拘留十日是因为他向县市领导发威胁、恐吓短信,干扰了他人的正常生活。

被指接到短信的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委书记孙景山表示不清楚,对此事不予置评,他随后发来短信表示将安排警方人士给出答复。

据庆安县官方的说法,这背后涉及的是一起民间借贷纠纷,否认此事与政府有关,并称王喜春的行为是为了胁迫政府,帮他解决问题。

“补充材料”时被拘留

王喜春对南都记者透露,他在8月14日专程到哈尔滨递交了有关当地招商引资问题的举报。他认为当地在招商中存在骗局,他自己是受害者。

王喜春叙述了他被抓的经过:8月22日,王喜春再次来到哈尔滨,想探问调查情况,这一次被庆安县政府的人拦下,送回庆安县。8月23日下午2点左右,庆安县公安局派人让王喜春跟他们回去“补充一下材料”,随后将其带回公安局经侦大队处。王喜春此前曾就在警方处报案。

根据王喜春的说法,他在这次补充材料过程中被行政拘留。直到26号中午才被放出来。他说,当地办案的警察质问他“把政府和公安局都告了”。

王喜春说,他被连续审问6小时,主要围绕他实名举报的内容及他曾给政府领导发过的多条短信。

根据他的说法,他在拘留决定书上签字时,被拘捕的理由是:给领导发短信干扰了他人的正常生活和休息。在审问时,警察拿着他发出的短信截屏给他看。

王喜春告诉南都记者,他确实曾给政府领导发过短信反映情况。这些短信发送给了庆安县委书记、绥化市市长等人,就政府招商项目的问题一共发了二三十条。他认为这并不构成行政拘留他的理由。

劝他“别瞎搞”

被指曾过问此案的庆安县公安局政委赵洪军向南都记者表示对此事“不清楚”“现在在外地休假”。

王喜春的哥哥王喜军说,他8月25号曾接到通知,庆安县公安局让他去给弟弟送一些洗漱用品,但并没有让他们见面。

王喜春的父亲王显中认为,儿子被拘留是因为上访。他在8月23日晚上9点多接到庆安县公安局电话,告诉他王现在被拘留,但没有告知具体理由。25日,王显中去找庆安县人民政府的一名官员,质问他公安局为何拘留王喜春。这名官员表示不知情,告诉他“没啥大事”。王显中表示如果不放人,没有正当理由的话,他就去上访。

3天后,王喜春被释放,他并没有被拘留满10日。他认为,这是父亲替他奔跑的结果。

王喜春说,被拘留期间,他曾经的老师,现庆安县第一中学的校长张玉峰,以及在公安局工作的同学李含召曾对他进行劝说,让他“别再瞎闹了”。26日中午,他被释放前写下保证书,由张玉峰和李含召担保,承诺不再上访。张玉峰和李含召均向否认作为王喜春的担保人。

张玉峰向南都记者称,他25日确实和李含召一同去公安局劝告王喜春。但他也不清楚为何要拘留王喜春,只是听说“好像是王喜春给领导乱发短信”。

张玉峰说,他之前劝王喜春好几次,让他“别瞎搞”,但王不听。“王喜春自己民间集资,向开发商注资失败,钱收不回来了,这都怪他自己,怎么能怨政府呢?”

在政府招商项目中被骗

按照王喜春的说法,他上访起因于2012年当地政府的招商引资的项目。王喜春称,投资客赵文东拿着与地方政府签订的合同,到处融资、招揽工程。王是众多融资户中的一个。他于2013年5月份左右,先从几位亲戚处借来155万作为本金投给赵,又从两位朋友那里筹得300万。最终,这笔钱遭遇偿付危机。

此外,同样投了钱的王玉峰、齐继民等人也说,他们投入数百万元后也陷入困境。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赵与绥化市政府签订的项目里,还有一些承包商和农民工陷入纠纷。

王喜春等人说,他们多次向绥化市政府、公安局反映情况,当地警方并未及时解决这一问题。王喜春因此上告,指责当地政府有人包庇。

庆安县政府办公室昨日针对此事的回应是,这背后涉及的是一起借贷民事纠纷。王喜春曾为此到政府部门多次上访,后经庆安县政府多次协调相关部门及法院,王喜春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在政府和相关部门及法院努力下,赵文东归还了王喜春的借款。事后,王喜春又反映他与仇有利有214万元债务问题,要求政府解决。王喜春到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

庆安县政府认为,王在提起诉讼的同时不按法定程序,由于没有达到自己既定的目标,对政府产生不满情绪,多次通过给市、县政府主要领导发送威胁、恐吓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方式,给政府施加压力,胁迫政府,达到要回借款的目的。

警方认为他的行为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2014年8月23日,庆安县公安局根据王喜春的违法事实,依法给予王喜春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

王喜春否认他发给领导的短信存在威胁、恐吓的信息。他认为,自己之所以找政府解决此事,正是因为这是当地的招商项目。

王玉峰等人也认为,在这起招商引资项目中,赵利用了政府的公信力,“我看那合同,是政府招商引资的项目,这事还能假吗?”他说,他这才向赵投了钱。

庆安县政府办公室:

由于没有达到自己既定的目标,对政府产生不满情绪,多次通过给市、县政府主要领导发送威胁、恐吓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方式,给政府施加压力,胁迫政府,达到要回借款的目的。

王喜春:

确实曾给政府领导发过短信反映情况,但短信不存在威胁、恐吓的信息,这些短信发送给了庆安县委书记、绥化市市长等人,就政府招商项目的问题一共发了二三十条。这并不构成行政拘留的理由。

责任编辑:陈纪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