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工人谈诺基亚裁员:也想抗议 补偿标准差距过大

来源: 凤凰科技 

8月11日的下午,韩玲徘徊在诺基亚亦庄厂区的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在离职意向书上签字。这天的晚22时,是诺基亚官方确定的最后签字时间,留给她考虑的时间已经不多,越来越多的同事选择了签字,让原本坚持拒不签字的韩玲这时候也变得犹豫不决。

1999年进厂,从生产线的一线工人做到一线管理,韩玲已经在诺基亚工作了整整15年。15年间经历了诺基亚的平静、辉煌、衰落乃至最后被兼并裁员。韩玲觉得自己的整个青春都贡献在了这里,可最后还是要不得不说再见。

怀疑补偿基数被拉低

位于北京亦庄的诺基亚园区大体分为两部分:NCIC(研发部门)与生产部门,而韩玲则属于诺基亚的生产部门。诺基亚生产部门主要负责Windows Phone手机产品制造,功能机业务则外包给其他工厂生产,如富士康等。

“我们两个部门虽然在同一园区上班,可在编制上隶属于诺基亚下属的两家不同公司,执行的补偿标准也并不一样,公司从来没有跟我们提过裁员,而是希望我们能够自动离职。”谈及此次诺基亚裁员时,韩玲介绍称。

据悉,微软在今年的7月17日宣布启动全球大裁员,不过在这之前的7月12日,诺基亚就已经公布了一项员工自动离职计划,并同时公布了补偿方案:采用诺基亚2013年的“N+2”补偿标准,并附带年终奖。N为员工在诺基亚的工作年限,而补偿基数由诺基亚确定。

其中研发部门的补偿基数初步定为2.5万元,如果员工的税前基本工资低于2.5万(比如基本工资是1.5万),则按2.5万作为补偿基数,如果基本工资高于2.5万(如3.5万),则按实际的基本工资(3.5万)作为补偿基数。而生产部门的补偿基数为5891元,执行方式与研发部门类似。

“公司公布了补偿标准和补偿基数,但并没有说明这些数据是如何得来的。”韩玲介绍称诺基亚生产部门2012-2013年的平均工资为7000元,这一数据是高于5891元的补偿基数的,希望公司在制定补偿标准时能够更加公开透明,让员工明白补偿基数的确定依据。

同时韩玲还透露,在今年的5月份,诺基亚生产部门新招聘进来600名员工,工资为2000元。“在生产并不景气的情况下,公司以低工资招聘如此多的新员工,这些新员工的进入拉低了我们的补偿标准。”韩玲补充表示。

与研发部门同事“拉横幅”激烈抗议裁员相比,生产部门的员工面对裁员则显得要沉默安静许多。“我们也想抗议,想游行,但担心被公司开除,最后连补偿都拿不到。”韩玲谈及这些颇显得有些无奈。

据了解,在研发部门抗议微软裁员并引起媒体广泛关注之后,诺基亚已经悄然将补偿基数由2.5万提高到了3.1万,而生产部门的补偿基数并未发生变化。

“阿里、小米不招我们”

除了补偿基数的差距进一步扩大之外,研发部门与生产部门员工对外求职也遭遇了冰火两重天。在裁员消息传出后,阿里巴巴组织了一批业务负责人和招聘专家北上,在北京开设了一个诺基亚员工专场招聘会。此外,小米和联想等企业也对诺基亚研发中心离职员工抛出了橄榄枝。

“我们在网上也听到阿里巴巴和小米招聘诺基亚员工的消息,不过他们招聘的都是研发人员,和我们生产部门没关。”韩玲表示:“生产部门目前大概有3000名员工,这些员工将全部被裁掉。而公司对于生产部门员工再就业方面,却没有提供太多帮助。”

“我们还有大约20%-30%的员工是夫妻两人都在诺基亚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夫妻两人同时丢掉工作,家庭将完全失去经济来源,这简直和天塌下来一样。”韩玲形容称。

据韩玲介绍,诺基亚公司会不定时的将亦庄附近其他工厂的招聘信息贴在厂房门口,鼓励诺基亚员工前去面试。但韩玲反映招聘信息极其简单,没有附带招聘企业联系方式等信息。“除了这些,公司没再提供其他的再就业途径。”

由于很早就听说公司将进行裁员,韩玲在这段时间内也尝试着自己去外面找工作。“除了公司内部的升职面试以外,自己已经十几年没有过求职面试经历了,现在也想出去试试,看看能不能靠自己能力,找到一份新的工作。”

韩玲到目前为止已经面试了多家公司,并且多数公司的面试她都通过了,但这些公司给的福利待遇与诺基亚相比都相去甚远。“有的公司工资只能给到每月2000元,附带的福利也很少。离开诺基亚,再找份和诺基亚相当的工作有些困难。”韩玲略带失望地说。

据了解,韩玲目前的基本工资为6000元/月,诺基亚实行的作息制度为:上三天班,休息三天;然后上四天班,休息四天,每天工作12小时。此外还有一些公司福利,如班车制度、打车上班费用报销等。

诺基亚给即将离职的员工还预留了一段时间的缓冲期,据韩玲介绍,8月11日要签署的是离职意向书,15日将正式签署离职协议。意向书中标明离职时间可选择8月15日到10月31日间的任何一天。以最晚离职时间计算,签署离职协议后员工还有2个半月的时间可以用来找工作。

“工厂处于即将关闭的状态,我们生产线上只剩一些尾单需要处理,很多人来上班已经没有工作可干了。但无故不来工厂也将按旷工处理,外出面试也需要请假。”韩玲补充称。

据悉,微软目前已在越南河内投资建厂,诺基亚在中国大陆的手机制造业务将全面迁往越南、巴西和墨西哥等地,相应的,诺基亚在大陆的手机制造工厂也将全面关闭。

“懒散的只是一小部分人”

在找工作的过程中,除了福利待遇不满意之外,面试企业对诺基亚员工的看法也让韩玲感到有些忿忿不平。

“他们对诺基亚的离职员工并不太欢迎,认为我们对工作懒散,习惯于在大企业混日子,工作创新性和积极性不高。”韩玲有些无奈的表示。

“我们同事中确实有些人工作比较懒散,但那只是一小部分。诺基亚的绝大部分员工都是非常勤奋负责的。”韩玲解释到:“我们这里有很多人已经在诺基亚工作了十年、甚至二十年,他们已经将诺基亚当成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在这里有太多的人倾注了自己的感情。他们对产品的负责精神,已经融进了他们日常的工作行为中。”

自诺基亚裁员风波爆发以来,诺基亚内部的福利待遇情况首次较为完整的呈现在社会面前。很多人在叹息这个昔日的手机霸主陨落的同时,对诺基亚员工的负面指责也多了起来,认为他们已经被诺基亚优越的福利待遇彻底“惯坏了”,很难去接受新的工作挑战,也难以承受目前激烈的工作竞争压力。

韩玲显然并不认同这种看法,“诺基亚不行了,但不能因此就认为我们这些员工也无法适应新的工作了,那一小撮人坏了整个诺基亚员工的名声。”韩玲进一步地解释到:“生产部门员工很多学历都不高,找新工作的渠道也很少,社会上的这种不公正的看法对我们的负面影响更为严重。”

尽管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认同,对诺基亚的补偿标准也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不满意,但韩玲明白,工厂关闭已成定局,自己也必须要去找一份新工作。至于对新工作的期许乃至待遇标准,韩玲显得有些迷茫,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准确的数值。(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出现名字为化名)

责任编辑:郑晓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