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婴儿安全岛暂停试点首夜:劝退两弃婴家长

来源: 南方都市报 

广州市民政局前日下午宣布“婴儿安全岛”暂停试点之后,婴儿岛所在小屋被用隔板围蔽。但前晚,仍有家长将孩子送到此,4个小时内就有两名弃婴家长被劝退。广州周边城市“婴儿安全岛”筹建是否受影响?深圳、佛山、东莞三地社会福利中心回应基本一致。深圳社会福利中心称“婴儿安全岛”处于前期准备阶段,何时启用没有具体时间表;佛山市民政局回复会按照省民政厅部署,年内争取建成;东莞市福利中心则表示待国家民政部、省民政厅出台指导意见后,再着手筹备开建。根据年度初定计划,东莞力争在年内建成“婴儿安全岛”。

  广州前来弃婴的家长被劝退

前日下午,广州“婴儿安全岛”所在小屋被用隔板围蔽。但前晚,即暂停试点的首夜,仍有家长将孩子送到此,4个小时内就有两名弃婴家长被保安、社工和周边市民劝退。据了解,近段时间每晚会有社工两班轮流驻守婴儿安全岛劝导甚至跟进。

  送腭裂女前来又绝望离开

前晚9时左右,一个年轻男子怀抱婴儿走向“婴儿安全岛”,陪伴同行的一中年男子提着一袋衣物。这个健康的男婴是年轻男子与同居女友半个月前所生,因无力抚养想送到婴儿岛。还没走进去,几名附近市民告知他们,“婴儿安全岛关了,你们回去吧”。两男子听后无言离开。

当晚10时左右,在广州打工的四川人雷先生夫妇把出生十天的女儿送到广州市福利院,希望患有腭裂、双肢短缩的女儿得到救治,“孩子送到这里还有一丝希望,跟我们就只能等死了!”当被告知弃婴岛已暂停接收孩子,他突然双膝跪地,痛哭起来,“为什么我一来就关闭了,我的孩子还有没有机会?”他反复央求保安、工作人员,得到否定答案,绝望离去。

广州市福利院表示,暂停试点之后,将加强保安和监控,对前来弃婴的家长进行劝退,还会有社工到场劝导并提供帮助。知情人透露,民政部门还有预备费用,对经济困难的家长,若确实需要会帮助他们补贴路费。

  将加大现行政策宣传力度

昨日一大早,前晚在现场的广州社工小姚就赶到番禺南村雷先生家了解情况,建议雷先生先带女儿到医院检查,查出结果,看是否能通过手术治愈,手术费用缺口有多大,社工再寻找机构或其他渠道看能否解决。对于未来,雷先生表现得有些迷茫,但他反复强调,只是希望孩子能得到救治,会一直扶养她。如今,他仅靠维修电器维持生计,他盼能找到份维修或开车的工作,帮补家庭,扶养孩子。

家庭贫困无法承担高昂的医疗和康复费用,又不了解救助政策“求助无门”,这是很多把病残孩子送到婴儿岛的父母的心酸历程。对此,广州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处长叶芬表示,“婴儿安全岛”暂停试点之后,民政部门要加大对现行政策宣传力度,特别是完善困境儿童救助的配套政策,切实减轻困境儿童的家庭负担。针对弃婴大多数患有脑瘫、先天性心脏病、唇腭裂三种疾病的情况,市民政局近期将会同市残联开展摸查工作,研究实施资助以上三类具有手术适应症的本市户籍患儿进行手术康复。 广州地区读者详见A读本

 佛山

  年内争取建成“婴儿安全岛”

佛山市民政局昨日表示,会按照省民政厅部署,今年内争取建成“婴儿安全岛”。至于建在哪?怎么应对可能发生的爆棚?怎么遏制恶性弃婴?财政怎么投入?这些问题未有细则,民政部门将赴广州学习经验。

“广州暂停了,我们的推进也会更慎重,但今年还是会争取建成”,佛山市民政局社会福利科副科长黄伟锋说,广州“婴儿安全岛”才启动一个多月,弃婴量却比之前一下多了这么多,他也感到意外。不过,按照2014年广东省民政厅的安排部署,今年有条件的地级市要争取建“婴儿安全岛”,佛山已纳入今年工作目标,实施方案在制定。“佛山弃婴数量不算太多,一年几十个”,具体数量没统计。

“我们也担心会不会爆棚,万一发生怎么去处理?”黄伟锋透露,近日佛山市民政局将赴广州学习经验,制定实施细节。“佛山的政策不会太过本地化”,整体制度上将参照广州的试点实施。

佛山地区读者详见A读本

  深圳

  照常筹备 何时启用暂未定

广州“婴儿安全岛”暂停试点,深圳“婴儿安全岛”还未启用,是否受影响?深圳社会福利中心主任张斌昨日回应,前期工作未受影响,深圳“婴儿安全岛”何时启用还没有具体时间表,处于前期准备阶段,未来将参考广州试点经验。

  “婴儿安全岛”硬件设施已完工

“(民政)局里没有通知说暂缓,一切照正常程序来。”张斌说。目前,位于市社会福利中心门口的“婴儿安全岛”的硬件设施已完工,窗外安有红外线感应器,与室内装有滑轮轨道的婴儿床相连,岛内装有摄像头,与南都记者之前探秘时获知的情况无太大变化。

张斌介绍,深圳“婴儿安全岛”何时启用还没有具体时间表,正对可能送来的弃婴数量等情况进行评估,“深圳会不会像广州有那么多弃婴呢?如果像石家庄那样,我们不需要增加床位,但像广州那样,就需要增加很多床位。”

目前,河北、天津、内蒙古、黑龙江、江苏、福建等10个省区市已建成25个弃婴岛并投入使用,还有18个省区市正在积极筹建弃婴岛或弃婴观察救治中心。据了解,广州“婴儿安全岛”试点只是暂停,并非关闭,目前正进行试点总结,将困难、经验上报,为下一步上级部门统一部署、在其他城市均衡推进提供借鉴。张斌表示,将学习广州经验,遵循省里统一部署,对于“弃婴岛”是否24小时值班、白天开不开放、具体流程等规章制度上的细节,福利中心目前未最终确定。

  焦点:床位够不够是关键

广州市福利院长期超负荷运作,“婴儿安全岛”接收的弃婴短期内急剧增加,儿童居室密度已达极限,隔离设施无法满足需要。张斌认为,“婴儿安全岛”硬件设施不仅在于岛本身,后方支持更重要,尤其是床位要跟上,“床位也是硬件设施,如果没有形成一个完整救助链条,床位不够,一张床放两个或三个人是不符合孩子基本的养育条件的。”

目前,深圳社会福利中心内儿童床位不到200张,处于满员状态,“婴儿安全岛”启用后势必加剧床位紧张。市社会福利中心新的儿童福利院选址观澜,占地4万多平方米,预计3年内能够搬迁,为了腾出更多空间,目前福利中心只能将部分办公区域和儿童活动区域改建为住房。

  东莞

  待指导意见出台着手筹建

东莞市福利中心昨日回应,东莞目前仍在加强“婴儿安全岛”建设调研工作,待国家民政部、省民政厅出台指导意见后,按上级民政部门统一部署,再着手筹备开建。根据年度初定计划,东莞将力争在年内建成“婴儿安全岛”。

该中心副主任胡女士透露,“婴儿安全岛”拟选址市社会福利中心旁,相关设备将跟广州基本一致,但最终方案仍未确定。由于中心孩子数量较多,采取家庭寄养、模拟家庭养育等方式分流部分孩子到中心外居住。对于仍在中心的约500名孩子,采用租用民居、利用员工宿舍、腾出老人公寓等方式暂时解决床位紧张问题。市社会福利中心正在进行改扩建工程,去年年底开建,争取今年年底完成主体结构工程,明年年底投入使用,届时新增900个床位。福利中心共有弃婴(童)800余名,今年新增弃婴(童)数量跟去年同期相比略有减少。

  说法

  北师大教授陶传进:

  政府对政策出台后防范机制不够齐全

广州“婴儿安全岛”从试点到暂停,仅仅开放48天,尽管开设之初颇受争议,但试点时间如此短暂还是出乎意料。可以说“婴儿安全岛”设置初衷很好,但实际情况、效果似乎让相关部门没预估到,也导致政策“刹车”。对此,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陶传进说,主要还是政府对政策出台后的防范机制不够齐全所致。很多公共政策在出台前的预估确实不可能做到完全,“实施之后会发生什么有时确实很难预判”,关键在实施后要做好相关配套措施,包括出现问题怎么处理、出现原因可能有哪些、如何解决、如何防止往不利方向发展以及如何引导政策良性发展等,“这些防范机制都是要做好的,不能回避,要正视问题”。

广州之所以出现弃婴太多压力太大,一方面是广州交通太发达、流动人口太多,另外也是由于现有“婴儿安全岛”试点还太少,整个华南地区仅广州一个点所致。“婴儿安全岛”的探索应该继续进行,现在问题是配套太慢、普及太慢,而要减轻广州的压力,应该加快推进,在周边城市推更多的试点。

—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

采写:南都记者 李拉 李春花 陈惠婷 田玲玲 见习记者 朱凌

东莞地区读者详见A读本

责任编辑:陈纪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