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被曝向下级供应商索贿数亿 或牵涉公司行为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一般而言,富士康会向供应商要求2%~4%的返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昨日,台湾《中国时报》爆出富士康多名前高层利用其在电子产品代工产业链中的地位和权力,向下级供应商索贿,再一次将富士康推向了风口浪尖。

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均表达了同一个观点,即富士康向供应商索要返点一事是业内公开的秘密,至于是单纯的高管个人行为,还是公司也有参与,还待相关机构调查。

集体索贿数亿新台币

据台湾媒体《中国时报》报道,台湾鸿海集团旗下的富士康爆发前高层集体收回扣案。台湾相关部门怀疑,鸿海科技集团旗下的表面组装技术(Surface Mount Technology,下称“SMT”)委员会的高层,凭借手中持有的机台设备购买权,长期向供应商索贿,涉及供应商达几十家,其中包括三星、松下、索尼等厂商在大陆的代理商。

所谓SMT委员会,相当于一个公司的总管理处,负责调度集团设备、物料与资源,并对外发包采购,甚至握有厂商建议评估等生杀大权,一年经手金额超过上百亿元人民币,鸿海内部戏称“天下第一会”,权力相当大。台湾《联合报》称,SMT可以建议购买哪家厂商的产品,连集团各代工厂的规模、要做几条线,也都需要经过SMT的评估。据了解,仅在2012年,SMT委员会经手的采购案金额就达人民币数百亿元。而在SMT委员会中,又以正、副主委及总干事的权力最大。这次涉案人员中就包括SMT委员会的前副主委廖万成。

廖万成等人为免犯行曝光,在岛外成立纸上公司,以顾问公司名义与厂商签约收回扣。由于大部分回扣都汇存涉案人境外账户洗钱,仅少数汇回台湾账户或置产,相关部门已掌握汇回资金流,至少上千万元。

1月21日,台湾相关部门兵分19路,搜索约谈鸿海SMT前总干事邓志贤、前资深经理陈志钏、前经理游吉安等12人,并未约谈廖万成,但实施境管通报监控。2012年9月,廖原本打算在结束上海旅游后飞往深圳与邓会面,但当天邓遭到深圳公安逮捕,廖随机直飞台湾。

据指,邓志贤等人到案后否认不法,辩称依规定发包给供应商,并没有使鸿海遭受损害,未涉及背信罪。相关部门认为邓志贤说法避重就轻,侦讯后声押。

据了解,早在2012年,鸿海行政总经理兼商务长李金明就收到附有账册的检举函,指SMT高层长期向供应商索贿。郭台铭闻讯震怒,指示分别向两岸相关机关报案,并组成项目小组内部调查。

而据台湾媒体报道,深圳富士康科技集团新闻发言人刘坤日前已证实,有关员工及厂商涉案的部分已在侦查之中,有待相关机关调查的结果再对外说明。

返点或有公司参与

“拿回扣其实是业内的潜规则。一般来说,一旦公司在整个产业链处于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就会形成供应关系的不平等,必然会出现权力寻租的现象。”一位行业分析师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

富士康近些年声名鹊起正是因为其成为了苹果公司的主要代工厂。过去几年中,苹果产品的集中组装主要是由富士康代工。据了解,2012年苹果订单给富士康带来的营收超过60%。

台湾相关部门调查发现,SMT委员会副主委廖万成等人,利用鸿海、富士康是全球iPhone最大代工厂所具有遴选供应商资格、采购发包的机会,向厂商索取2.5%回扣。厂商送回扣后,SMT就发给厂商合格代码,取得供货资格。但厂商若要进一步获取标单,仍须再向SMT行贿。厂商行贿后,由邓志贤收款,分配回扣。廖万成2011年退休后,仍仗着在鸿海人脉及影响力,继续通过邓索贿,甚至要求将回扣由2.5%提高至3%,其中多出的0.5%由廖独吞。由于廖需索无度,厂商不满,遂向鸿海检举。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情况下,苹果跟零部件供应商会事先谈好价格,再由供应商发货给富士康进行最后的组装,富士康对供应商货品的最终选用具有一定的话语权。 “一般而言,富士康会向供应商要求2%~4%的返点。如果不给,富士康可以以某项指标不合格为由,建议苹果改用其他供应商的产品。”

上述业内人士甚至表示,受返点利润的诱惑,不排除富士康公司也参与其中的可能。

一位富士康供应商向本报记者表示,SMT委员会主要负责富士康生产线规划及设备采购,上文提到的返点应该是存在富士康的内部设备采购上。他说,装备制造业的竞争很激烈,富士康在招投标过程中容易衍生要求返点、索贿的行为。当然,他也表示富士康在在一些代工产品的零部件供应上也存在要求返点的情况,但苹果对供应链的掌控能力很强,富士康的话语权较小。返点情况较多是针对一些竞争力比较弱的供应商上。

据台湾媒体《联合报》报道,富士康已经在9号发表声明证明了前高管集体索贿一事,并表示正在进行内部管理的改进。

事实上,随着代工利润的下跌,富士康这两年的业绩表现并不好。2012年,富士康国际控股出现大面积亏损,净亏损高达3亿多美元。到2013上半年,业绩稍微有所改善,能够扭亏为盈,盈利的增长得益于毛利率的改善。富士康表示,客户间的市场占有率重大变动将持续,该司将需投放时间及精力开发新客户以及制造其他流动装置的新业务。

可以看到,富士康在2013年已经开始改变过去和一线国际大厂合作的惯例,大陆的小米和乐视也成为了富士康的座上宾。另外,富士康也在加强对终端渠道和产品的渗透。

而富士康最大的客户——苹果也意识到了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风险。从2012年开始,苹果尝试寻求代工厂的多元化,加速去富士康化。2012年,苹果将iPad Mini和iPhone 5C订单转给了台湾另一家代工企业——和硕联合(下称“和硕”),由和硕生产的iPad Mini从2012年第四季度开始大量出货。2013年12月,苹果又新增纬创集团和华宝通信为代工厂商。DIGITIMES Research资深分析师简佩萍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苹果确实想调整其与现有代工厂的关系,而且快的话,2014年初就会有新厂商开始出货。但她同时表示,在新合作伙伴供货能力还没办法取代富士康之前,苹果与富士康的关系还是会相当紧密。

责任编辑:陈纪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