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黑停车场继续收费 称“不怕被检查”

来源: 新京报 

2014年1月1日开始,《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办法》正式施行,这个针对北京“停车难”问题出台的新政提出了诸多号称“史上最严”的办法。

《办法》规定,“黑停车位”最高将被处1万元罚金。但昨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东城、朝阳、丰台等多个地点发现,黑停车场违规收费现象仍然存在,一些收费员甚至直言“我们就是黑停车场”、“不怕被检查”。

【地点】 1

朝阳区朝外南街悠唐广场旁

被追问承认“制服是借来的”

昨日下午3时许,朝阳区朝外南街,悠唐广场旁300多米长的街道东西两头,分别有一名身穿橙色“朝阳停车管理”制服的中年男子和一名身穿青灰色棉衣的中年女子,不断指引车辆驶入空车位,并上前收费。

“第一个小时10元,第二个小时15。”两人报价说。

“你连制服都没穿,是正规的吗,就要这么多(钱)。”有车主提出质疑。

“今天没穿,那给你便宜5块钱。”身穿青灰色棉衣的中年女子称。

而整条街道两侧,并未立有停车收费公示牌,街道西口一块标有“P”字样的蓝牌下半部分,被用纸糊了起来,隐约可见被糊部分印有“内部车位”字样。

对此,身穿橙色“朝阳停车管理”制服的中年男子起初坚称是正规占道停车位,但在记者多次要求其出示上岗证后,又改口称该处是某部委的内部停车位,“我只是管理引导,我不来管这里车就停乱套了。”

此后,在记者一再追问下,而其又无法证明自己是内部停车场管理人员的身份后,该男子再次改口,“我们就是挣个吃饭钱,身上这套制服是我借的,不对不对,是别人看天太冷给我的。”“我知道停车管理新政,手续和证件正在办。”

附近商场保安称,该处此前是免费停车位,一两个月前,上述两人突然出现,称将停车位承包了,并开始收费。

朝外城管分队工作人员证实,该处确为非法路边停车场,“我们以前就已经多次前去执法,但我们来他们跑,我们一走,他们又回来接着收钱。”

【地点】 2

朝阳区枣子营街“枣营南里”南门附近

停车场证件过期仍叫卖车位

昨日16时30分许,朝阳区枣子营街“枣营南里”社区南门附近,路两侧停着40余辆私家车。一块蓝色收费牌上写着该处收费停车场的经营单位为“北京普丰顺安停车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车位总数为“地面35个”。

一名身穿橘黄色制服的女子在该处管理,其制服上印有“朝阳停车管理”字样,每当有车辆停靠时,该名女工作人员便上前询问,“要不要办停车证,一月150元”。

“他们有时收钱,有时不收,而且每次收的钱都不一样。”附近居民王先生说。

被要求出示收费员上岗证时,该女子表示“我没有证,只有经理有”。

30分钟后,一名自称是该占道停车场经理的男子来到现场,其拿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及“北京市公共停车场经营备案证”的几张复印件。男子称,该处为正规停车场,“只有收费人员有证件,她(上述女子)只管理不收费,所以没证件。”

记者发现,该男子出示的“北京市公共停车场经营备案证”上,证件有限期为2012年1月至2012年7月。

随后,男子让女工作人员出示一份名单,称这些车均在该停车场办了证。记者看到,名单上印着57辆车的车牌号及编号。

“你这蓝牌上写着35个车位,怎么卖出去57个?”一名车主询问。

“因为超了,现在就不办证了。”自称经理的男子说。

昨日,朝阳区市政市容委一名工作人员证实,该停车场的证件已过期,其有效期至2012年7月。朝阳区麦子店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表示,会向相关城管部门反映,待调查清楚后给记者答复。

【地点】 3

崇文门内大街与崇文门西大街交口东北侧

“一天挣千元 两年没人查”

昨日中午,崇文门内大街与崇文门西大街交口东北侧报刊亭附近,一名40多岁的女子穿着深蓝色风衣,风衣背面印有“停车管理”字样。

女子坐在人行道的椅子上,见到有车靠边,便招手示意这里可以停车,多辆车陆续被她引到附近一排低矮的民房旁。该处地面上画着7个停车位,已全部停上车,一黑衣中年男子见状,便引导车辆停在车位外面。该男子手中拿着一串钥匙,“我拿着车主的钥匙,有车被堵后,我来倒车疏通。”

该黑衣男子称,他和穿风衣的女子共同看护该停车场,已近两年,7个停车位是单位的地儿,停车场没有在交通部门备案,也无停车场资质,但停车的车主依然很多。“这里靠近医院,有些来看病的车主能停一天,一天好的时候收入差不多一千元。”

该男子说,和有资质的停车场相比,他们的停车场适当便宜一些,“比如该收费25元的,我们只收费20元。”。

“不怕被检查。”男子称,停车场开了近两年,并无相关部门来检查,也没有人举报。“我们已打点。”

东城区交通委工作人员表示,无停车牌及工作证,是不允许收费停车的,将向有关部门反映处理。

东城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监管局工作人员称,将对该黑停车场及时查处。

【地点】 4

南三环中路苏宁电器刘家窑店门前

收费者直言“就是黑停车场”

从刘家窑地铁站A口出站,沿着南三环中路北侧前行,在苏宁电器和松雷商务酒店门口长约80米的平台两侧,停着28辆汽车。在这片停车场内,未设立停车标志。

昨日下午1时许,一辆奥迪A6驶入平台,一位身穿藏青色大衣的年轻男子连忙将平台一侧的路档拆下。待汽车驶入停车位后,该男子在司机窗前收取了十元停车费,并在一张发票上填写下车牌、泊车时间,递给司机。奥迪车主接过发票离去。

该男子自称不属于商务酒店,只是在酒店门口收取停车费。被问及新施行的《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办法》,该男子一再称“不知道”。“我觉得这里没人管能够赚点钱,就在这里收费,其实也不贵,一小时就十块钱。费用也不用交给酒店。”这名男子称。

该男子坦言,由于自己属于“单干”,因此没有什么有效证件,也没有制服。而停车位前的路档,也是自己私设的,“说白了,我们就是黑停车场。”

记者随后致电丰台交通委查询该停车场信息,工作人员证实,该停车场未在交通委备案,属于无证营业的黑停车场。这位工作人员称,凡是在交通委有过备案的停车场,按规定必须设立停车标志。“但凡没有竖停车牌的,肯定是黑停车场。”

责任编辑:陈纪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