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厉害赞扬弃婴岛:能让孩子活下来就好

来源: 解放网-新闻晨报 

对于越来越多城市开始设立弃婴岛的情况,袁厉害说她不是很了解。听了记者的介绍,她微扬着头说:“这挺好,这挺好,孩子们能活下来、活得好就好。 ”

很长一段时间,河南兰考农妇袁厉害家的院子门口,成为当地人心中的“婴儿安全岛”。从1989年开始收养弃婴,20多年来她挽救了100多条小生命。如果没有今年1月4日的一场大火,袁厉害的收养生涯也许还在继续,当地福利院可能仍是一个规划。

在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中,袁厉害收养的7名孤儿不幸罹难。这是个悲剧,但火光却促使人们去反思究竟该谁来收养弃婴。今年,表态设立弃婴岛的城市越来越多,这种改变看似与那场大火无关,但人们仍会感到一种无形的绳索将彼此关联。袁厉害,不经意间成为谈论弃婴时绕不过的人物。如今,这位被质疑过的“爱心妈妈”生活如何?晨报记者进行了回访。

  经常凌晨醒来床上发呆

12月17日,袁厉害起得不算早,坐在大儿子杜鹏家客厅里的床上,有些无所事事。背后的墙上,挂着三面锦旗。

杜鹏前几个月找了份手机销售的工作,正下乡推销,大儿媳带着孙子外出洗澡,小儿子杜鸣和妻子经营着不久前开业的一家摄影店,女婿郭海洋也在上班。当天上午,留在家中陪伴她的,只有大女儿杜鹃和7个月大的外孙女,屋内显得冷清。

这便是袁厉害半年多来的日常生活。

1月4日那场大火,7名孤儿不幸罹难,11人被转送开封市福利院,1人在开封市第二人民医院救治,袁厉害自己也住进病房。

住院40余天,袁厉害出院后身体大不如前,体型没怎么变,多了不少白发,小腿浮肿。今年,她刚满47岁。

“她晚上睡不着,经常凌晨三四点就起来,坐在床上发呆,还会哭,有时一个人到院子里转转,再回来睡。”杜鹃告诉记者,母亲失眠的情况直至最近仍在发生。

  赞弃婴岛能帮孩子活下来

“我就在想我的那些孩子。”袁厉害插话道,眼里泛起泪光。

着火的二层房子,在1月就由政府出资装修。墙刷得很白,还买了新床、新沙发,楼梯铺了红地毯。房子看不出火灾的痕迹。火灾后这个“伤心地”,袁厉害只去过3次。

今年6月,民政部、发改委、公安部等7部委联合发文,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收留弃婴。“那以后,别人再给你送孩子,怎么办?”面对提问,袁厉害笑着说,“政府不允许我收了,我就让他们先送到民政部门,如果没人管,我还得收。”

对于越来越多城市开始设立弃婴岛的情况,袁厉害说她不是很了解。听了记者的介绍,她微扬着头说:“这挺好,这挺好,孩子们能活下来、活得好就好。”

  隔一两周就去开封看孩子

虽然不用每天操心20多个孩子,但袁厉害生活的重心还是孩子。

大半年来,袁厉害每隔一两周就要上趟开封,每次去都带不少东西,让朋友开车捎她。“她们对我好,给点油钱就行。”“今天星期几?是周二,那有9天没去看孩子了。”袁厉害盘算着,她和女婿郭海洋12月19日要去趟广州参加一个民间公益论坛。“还不知啥时回来,得赶紧先去看看。”

袁厉害这次去广州要坐24小时的硬座,是她火灾后第二次出远门,今年4月她曾去北京领过一次奖。“我原来不想去广州,但对方的谭老板在两年前给我捐过10万元,我算是去报答他。”袁厉害说,谭老板今年还想再资助1万元,但她没要。

  孩子抱住袁说“妈,回家”

17日当袁厉害提着棉衣、香蕉、饼干还有两大罐豆豉抵达开封福利院,已接近傍晚6时,孩子们正在食堂吃饭。一看到袁厉害来了,个个放下碗筷,“妈妈!妈妈!”

火灾后11个被送到开封福利院的孩子中,7个较大的住在一起,组成“小家庭”,分男女住在一套房的2个房间,每晚都有两位老师值班照看。这些孩子患有白化病、轻度脑瘫等疾病,有6个在附近小学念书,每天老师接送。

剩下的孩子中,1个聋哑孩子(三毛)在借宿制特殊学校念书,另外3个孩子因为年幼被另行照顾。火灾中受伤的小十,还在开封市第二人民医院复健。

今年5月底,开封市福利院从从北环搬入西部的新园区,半年过去了,即便114或者本地人对此也不清楚。“但刚搬进来两天,袁阿姨就找来了。”

“有一天我去看孩子,她们院长不在,看孩子和我抱在一起,跟我走出来,说‘妈,咱回家去!’,弄得几个工作人员特紧张,以为我要把孩子带走。”袁厉害有些哭笑不得地说,福利院的老师对孩子们很好,她也很放心,但心里就是惦记。

  主动给记者翻看存折本

“别人质疑我,但哪有筷子不碰碗的。”在年初火灾发生后,曾有媒体报道称袁厉害拥有房产20多处(后该媒体澄清称20套是多年来经手的总数,非现拥有数),并认为她有借孩子敛财之嫌。袁厉害并不忌讳这些,和记者主动说起,“(郭)海洋总是让我别多说,但我觉得,没啥不能说的,没啥好藏的。”

“我就三套房,俺爷撇给我的院,医院急诊科扩建占我的地皮,把南边(即火灾发生之地)给了我,现在还是院长的名(未办理过户手续),我现在住大儿子家,是我多年前花2万元买的,跟人合建,还有西街那个老院,都没装修过。我哪里去弄20套房,我要真有还不高兴死,小孩都有的住,还挤一块?”

对于她常做生意,甚至开发房产、修路的事,袁厉害说,她做小买卖,也就是帮帮朋友的忙。“是赚过些钱,也就一点,我照顾孩子都要花。但要说开发房子,我没念过书,还真不懂。说修路,就是门口这小胡同,我弄点水泥让人给抿抿。”说着说着,袁厉害还让杜鹃翻出存折本。“这本就是那个谭老板的,10万元,前年打来的,分3次拿完了都给孩子花了,这是我们家最大的一笔钱。这几本是慈善基金会,去年的、前年的都有……”

  每月只能收到两份低保

如今,袁厉害每月只能收到2份低保,一份自己的,另一份是领养的孩子袁来福的。“大哑巴(来福)今年14岁,精明得很,火灾以后政府来接人,他自个儿逃到(县城的)网吧去,现在就住在网吧里,我去找他,他就藏起来。”袁厉害说,“我就把他的身份证拽着,好让他别往外地去。”

虽然孩子都去了福利院,但袁厉害也没少花钱。“袁园说喜欢唱歌,我就花400多给她买了一个放歌的玩意,有屏幕能显示歌词。暑假时还给她买过一台电子琴。小哑巴(三毛)也精明,我去聋哑学校看他,他就冲我做手势,意思是要点钱花。”

  常去看兰考新建福利中心

年初火灾后,兰考县民政局曾处理6名官员,包括时任局长杨佩民等。兰考县民政局社救股目前主持工作的副股长张静介绍说,今年送去民政局的弃婴有16名。

年初火灾发生后,公众纷纷指责当地民政部门不作为,并质疑兰考为何没有自己的儿童福利院。这些都无形中推动了兰考福利中心的建设,当地民政系统一名负责人坦承,福利院特事特办,效率奇高。

12月17日,坐落在兰考县北裕禄大道旁的兰考福利中心基本建成,二层小楼刷着崭亮的涂料,工人们正加紧内装。“袁领导又来视察了!”看见袁厉害到来,工人们开起玩笑。“我经常去看看问问,他们嫌我烦。”袁厉害笑着说,“别院长不院长,就盼着孩子们都能回来,准我每天照顾他们就行。”

  正研究收养孩子是否搬回

事实上,兰考县福利中心院长已经由兰考县民政局任命。新院长刘同信告诉晨报记者,福利院3月初动工,总投资400万-450万元,规模200个床位,预计年底投入试运营。

据刘同信介绍,包括他在内,新福利中心现在只编制6名工作人员。关于袁厉害收养的孩子会不会搬回来,刘同信称还在研究。但兰考县民政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7日下午,刘院长去了开封福利院商讨“衔接事宜”。

除了加紧建设福利中心外,民政部门还就保障儿童福利做了其他工作。12月12日,兰考民政局开始新一轮的下乡排查,挨家挨户调查孤儿情况。“除了排查,我们还加强监督,落实责任人。”兰考县民政局副局长卞和平表示,该县目前孤儿数量有500多,今年的孤儿养育费补助也增加到每月600元。

责任编辑:陈纪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