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夫妻捐遗体供医学解剖:不在乎别人表扬

来源: 汉网-武汉晨报 

见习记者戴旻阳

在汉口工农兵路16号大院内,住着这样一对夫妻。爹爹李在红,83岁,是武汉市解放军161医院的病理学科室创始人;婆婆李一仪,80岁,退休前是协和医院的中医学部主任。这对年过八旬的老人在医疗岗位上奋斗了大半辈子,退休后,又用义务讲学、自费出书赠人、捐献遗体等种种义举,贯彻着为医者“悬壶济世”的信念。几十年如一日助人不求回报,“悬壶夫妻”将人间大爱传播。

姻缘

  同天入伍,因医结缘

昨日,在工农兵路与黄浦路交会的16号大院香港路军休所,记者见到了两位老人。

李在红是湖南宁乡人,原先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读书,当时的志向是当一名老师。1950年抗美援朝时,他响应国家号召,于当年12月份参加了武装部的征军活动入伍,进入现在的江西医学院学医。1953年8月,他从医学院毕业,正式成为一名医生,并调到了当时的咸宁温泉医院。

婆婆李一仪也是湖南人,与爹爹同一天在同一个征兵现场入伍。但是当时两人彼此并不相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1964年,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当时在九江医专的李一仪。是老乡,都是学医,共同语言很多,很快两人就走到了一起。

医者父母心

  医德无价,予人玫瑰

1961年,李在红调到了解放军161医院。当时医院没有病理科,他在湖北医学院深造两年后回院创立病理科。病理鉴定,尸体解剖全是他一个人干,一干就是30年。

1988年,55岁的李在红响应中央的裁军号召离开161医院。时值武汉后勤指挥部与同济医学院联合创立武汉市生殖医学中心(现武汉科盾生殖健康门诊),他便“半路出家”,开始了性医学方面的研究,并成为了武汉市性学会的创始者之一。他从57岁干到了71岁。14年,他每年都会作为专家组成员之一走访各地进行义务讲习。有一次举办方老板让他做有违医德的事,他不从,老板问他“医德能值几个钱啊?”李老只说了一句:医德无价。

李一仪说,老头子天天往书店跑,隔三差五就买一堆养生书回家。李在红自豪地说,在生殖医学研究中心时,他便开始写书,六本《性白话》告诉人们怎样正确认识性科学。离开研究中心后,他又开始关注老年人养生。并已自费撰写出版了8本《中老年健康生活知识普及本》,“第9本正在印制中”。

李一仪表示,老头子自己出钱印书,一次出版1000本要花费5000多块钱。书出来后他免费送给周围的人。前年,他借用青山公园长寿岛一个保健品销售点,办了个书屋,将家中的近4000多本书免费提供给市民观看。去年他又在科盾门诊办了一个类似的书屋。

因为做好事,爹爹还遭到过别人的误解。

约十年前,李在红看小区内的一对卖菜姐妹起早贪黑大冬天顶着严寒卖菜,就萌生了给她们捐衣服的想法。他将自己穿旧的衣服积攒起来,又到处要旧衣服,还经常到小区附近的垃圾桶内翻找,看到别人丢弃的旧衣服就从垃圾桶内捡起来,像得到宝贝似的带回家。小区许多认识他的居民都不能理解他。最后他积攒了几百件旧衣服,并全部用洗衣机洗干净,用货车将衣服拖走。李在红将这些衣服送给像卖菜姐妹一样的进城务工人员。

 两个人的值得

  双双捐遗体供医学解剖

“快退休那会儿,我们两个人的身体都不太好了!”李一仪说,老头子得了高血压,天天早上五六点钟起床吃降压药。我也患了严重的心脏病,工作一年光病休的时间就是一个季度。

感觉到身体慢慢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李一仪开始考虑身后事。她把埋藏在心里很久的一个想法告诉了李在红:“老头子,要不我们去做遗体捐献吧!”她把这个想法一说,立即得到了爹爹的赞同。

女儿和李在红的哥哥听说两人要捐献遗体,坚决不同意。李在红和李一仪多次耐心的劝说家人,最终得到了家人的理解。

李一仪说,他们这么决定是因为人走了,烧成一团灰,没有产生什么价值。子女们心中有父母就够了,不用在乎形式。她和爹爹都是学医的人,在求学时遇到尸体解剖课,经常是等很久才能等到一个样本,很珍贵,很多专业的学生一起围着看。正是这种切身感受让她和爹爹下定决心,“起码在死后,还可以为学医的后辈们做点贡献”。

2011年,两老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解剖教研室办理了遗体捐赠手续。

交谈中,李在红透露他与婆婆是1964年结婚的,今年已经是两老结婚第49个年头了。“明年两老就是金婚了!”在记者的提醒下,爹爹才反应过来。他笑着说,因为杂念少,所以觉得时间过的快。

采访结束后,送记者出门的李在红看到了对面门前摆放的牛奶纸箱,箱中装着垃圾,便顺手将纸箱拿下楼,把垃圾倒进垃圾桶后,将纸箱放到了小区内另一户婆婆家门前。李在红解释,对面是一个孤老,没人照顾,平时他经常帮着“带一脚”。而那个婆婆平时会卖些废品,他会将能卖钱的东西都放到婆婆门前。

不妨用李在红书中的后记结尾:“一个人活着经常帮大家,我想活着才有意思,有价值,不在乎别人表扬,而心里想着为他人做好事、善事,这辈子就值了。“

责任编辑:陈纪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