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弃婴岛使用1小时后迎首个婴儿 身份成谜

来源: 新华报业网-南京晨报 

因为工作的原因,南京市儿童福利院经常会接收到各界送来的弃婴。这些婴儿当中难免有些会被遗弃在路边野外等恶劣环境之中。为了保护弃婴的安全,使他们不再受到二次伤害,南京市儿童福利院开始试点在门口设立“弃婴安全岛”。昨晚,该岛刚投入使用一小时,就为一个小生命提供了庇护。

“安全岛”里来了第一个小生命

昨晚下班,南京市儿童福利院的金老师并没有和平时一样回家。按照院里的规定,从当晚5点下班到第二天早晨8点,她都要留在福利院值班,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这对于在此工作五六年的金老师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

6点15分左右,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金老师吗,有人往弃婴岛里送孩子了。”电话里传来门卫师傅的声音。而他口中的弃婴岛就是当晚刚刚启用的“弃婴安全岛”。

匆匆赶到院门口,金老师一眼就在“安全岛”的屋内看到了那个孩子。“他就是小小的,估计也就个把月吧,裹在一个花被子里,也不哭,好像是睡着了。”金老师回忆说,当时那孩子就被放在“安全岛”的那张小婴儿床上,旁边还有一大包东西,有奶粉、奶瓶、尿不湿、衣服和小被子什么的,全是婴儿用品。很快当地派出所的民警赶到了现场,在配合他们做好登记工作以后,金老师就找到人把孩子带进了福利院。

隔离一段时间后将和小伙伴一起生活

晚上8点左右,南京晨报记者赶到了南京市儿童福利院。“安全岛”附近还聚集着三三两两的市民在议论纷纷。尽管户外寒风刺骨,可打开房门,却有一股暖流扑面而来。里面婴儿床上的小被子又被叠放整齐,旁边的新生儿保温箱上还挂着详细的使用说明。头顶上,空调在不断运转,温度计显示此时的室内温度为28摄氏度。

在金老师的带领下,记者在新生儿照料区见到了这个小生命。在护士的怀里,小家伙一边拼命吮吸着嘴里的奶瓶,一边睁着闪亮的大眼睛盯着眼前这个陌生的阿姨。没有哭闹,当护士挪开奶瓶时,这个小家伙只是紧紧皱了皱眉。

“是个男孩儿,看上去没什么缺陷。不过一开始还是挺闹的。”陈护士告诉南京晨报记者,8点钟她刚刚接班,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小家伙。“当时他在那儿哭,很大声,不过喝完奶就好了。”她笑着说。

陈护士介绍说,刚刚他们已经给孩子洗了澡,等到今天就会为他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在经过45天的隔离以后,接下来就能和小伙伴们一起生活了。

谁送来的孩子身份成谜

金老师告诉记者,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并不代表他就真的身体健康。而且,有的时候遗弃婴儿也不一定是因为身体上的缺陷。“他的父母不要他肯定有什么原因吧,具体的我也不太好说。”金老师还表示,因为“安全岛”里设置的延时报警装置,在探测到有人进入以后3分钟才会响起警报,所以院方也搞不清究竟是什么人把孩子送来的。

记者在现场也走访了附近的摊点、小店,可里面的人都说当时天色昏暗,又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注意到是谁把孩子送进去的。

有市民推测,能在投入使用第一天,而且是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孩子送进去,那应该不是巧合。这个人可能已经在附近观察了好几天,确定它投入使用以后,才趁人不备把孩子放在里面的。

何不给“安全岛”起个温馨的名字

对于媒体和公众关注的“弃婴安全岛”,市民们也给出了不同的看法。在现场采访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男性市民表示,他觉得设立这样的设施非常好,因为毕竟有些丢弃孩子的家长说不定有什么难言之隐,这样做至少保护了孩子。而在市民王先生看来,所谓“弃婴岛”的存在恰恰证明现在社会对于弃婴的保护还不够。而且专门搞这么一个设施,难免有助长和鼓励弃婴的嫌疑。

南京大学人口学教授陈友华表示,对于弃婴岛他还是赞成设置的,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狠心、不负责任的父母,不到迫不得已没有人会遗弃自己的骨肉,即便是再发达再文明的国家,弃婴也难免存在,只是多少的问题。

陈友华还表示,关于“弃婴安全岛”的指责是不是可以更理性一些,不要简单地将其置于“鼓励纵容遗弃行为”的指责中。弃婴以前就有很多,只不过以前缺失这样的机构,现在有了反而大家要来指责,其实有了这么一个单位可以收养,还是很不错的,但名字可以改下,比如“ 希望岛”、“爱心岛”之类的。记者 黄敏

责任编辑:陈纪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