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作家富豪榜”公布 高满堂3000万登榜首

来源: 华西都市报 

如果不是因为在今年“编剧作家富豪榜”上斩获榜首的高满堂亮眼的3000万,你大概很难想象,在以导演、演员为主导的中国影视圈中,金牌编剧们的稿酬其实正在向一线演员的片酬看齐。但在中国内地,真正对得起“金牌”二字的,十个手指都可以数得过来。

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榜单的前15位中,年过半百的资深编剧超过10人。

这两年影视圈热钱涌动,一部电视剧动辄砸上亿投资。但钱花在了导演、演员、置景等方面,更多年轻编剧则高呼自己作品被抄袭,没有出头日,甚至连温饱都无法解决。于是有人当知名编剧的枪手,又或者抄袭剧情、速成狗血剧,“雷剧”每年占据荧屏半壁江山。

在华西都市报记者的采访过程中,一边是感叹大牌编剧们在观众和片方中的超然地位,一边则是年轻编剧为了求生存,当上剧本流水生产线上的“工人”。喊了杜绝“雷剧”多年的影视圈,似乎还没有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看上去很美。你当个编剧就能选演员吗?

内地电视剧市场繁荣在这两年成为一个奇观,巅峰就是今年年初高希希的《楚汉传奇》,总投资过2亿暂时居冠。一部古装剧投资破亿,轻松加愉快。时装剧也不甘落后,《辣妈正传》过5000万;《咱们结婚吧》过7000万……

一部电视剧从开拍到宣传,导演和明星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当然他们也拿走了投资中的大部分钱。今年上海电视节上,导演刘江说:“最近听说一个演员开出片酬2400多万时”,下意识瘪了瘪嘴,“都疯了。”

但在一部剧的核心——剧本这件事上,却没多少人在意,片方不关心,观众更是不在意。从编剧作家富豪榜上来看,编剧的日子似乎过得还挺好的,至少前12名全部进入千万俱乐部。大牌编剧的权利可以到什么程度?“除了可以左右选演员之外,而且可以要求导演不能修改自己的剧本。许多演员甚至倒贴编剧,只求上戏。”这是记者在采访中,片方的人透露的信息。

上榜作家于正也向记者证实,许多金牌编剧单集片酬上看40万,一部电视剧身家就轻松过千万。

但这些人的作品毕竟是少数,有的甚至几年才出一部作品,大量的粗制剧本充斥着荧屏,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雷剧档”从几年前仅仅在暑假,已扩散成全年从头雷到尾。

听起来很糟。欠薪无署名全靠打官司

剧本,乃一剧之本。编剧作为影视产业链的源头,除受到金钱的鼓励外,其权益的保护也日益受到关注,甚至屡屡发生编剧维权事件。电视剧《牟氏庄园》女编剧王伊因向剧组讨薪而遭制片方人身安全威胁的事件;编剧谭岚在微博上直播她与国龙公司因剧本《家有双妻》署名权而引发的纠纷;《楚汉传奇》编剧汪海林也在网上晒出了被改得面目全非的剧本;编剧李亚玲终于打赢了《北京爱情故事》的著作权官司……“从创作上看,编剧应该是影视作品的核心创作力量,但在大多数制片人、导演眼里,编剧的地位却与他们的作用不大相符,甚至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一位从业多年的老编剧对华西都市报记者感叹。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王兴东介绍,目前国内编剧权利受到损害,主要体现在侵犯署名权、侵犯荣誉权、侵犯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全权方面。“此外,编剧的获酬权被侵犯更是常见。”而为维护自身权益,不少知名编剧已开始积极“斗争”。比如曾因为《北京爱情故事》著作权被大家所熟知的编剧李亚玲,在她的合同里,只要拿到前5集剧本,电视公司就必须结清全款。只有拿到全款,她才会继续写下面的剧本。希望用这种办法剔除一些没有诚意、没有实力、不尊重编剧的公司。而高满堂等著名编剧,也会在合同中注明条款,像人物命运、主要情节需要改动的话,必须经过编剧同意等。

想起来很惨。“三无”们吃糠咽菜等出头

看着编剧作家富豪榜榜单,不少人可能都会感叹原来“编剧也有春天”的事实。其实编剧这行也和很多行业一样,你能看到和知道的毕竟属于少数,很多不知名或者未成名的编剧薪酬其实很低,和金牌编剧们存在颇为严重的两极分化。著名编剧高满堂曾在南京举行的全国电视创作座谈会上透露,那些还未出名的编剧,常常是很多人租一个房间,吃糠咽菜搞创作,还要看投资方的冷脸。这种清苦和寂寞,一般人很难体会。

据了解,陈彤的编剧生涯就是从跟着知名编剧王海鸰当副手开始的,在所参与的《新结婚时代》、《男人底线》两部电视剧受到热捧后,她在《马文的战争》中开始独立署名。业内人感叹,像陈彤这样最终成名的还是少数,不少无名编剧最终沦为枪手。一位尚不出名的编剧说,曾经有个著名导演看中了他的剧本,提出3万元购买,但是不给他署名。这位编剧表示可以免费提供剧本,只要个署名权,最终商讨无果。而不少编剧都还处于无单位、无保险、无保障的“三无”状态。

手牵手不怕。巨资成立编剧公司买保险

编剧是影视剧产业中的重要一环,编剧荒、剧本荒一直是困扰我国影视业发展的一大难题,编剧收益差距大等问题也颇受关注。今年4月,盛大文学编剧公司在京宣布成立,这是中国首家编剧培训公司。据盛大文学CEO 侯小强介绍,公司注资10亿元资金用于为签约编剧提供生活和创作方面的保障、签约编剧的作品投资拍摄、借鉴美剧编剧模式对签约编辑实行工作室制等。而且对新成立的编剧公司在3年内不会有盈利要求,会比较有耐心地去培养编剧人才。

为了打造“中国好编剧”,编剧公司还借鉴《中国好声音》的导师模式,签约海岩、陆川、高群书、宁财神、芦苇、王宛平和王兴东等16位编剧、导演出任“导师”,他们将对签约编剧进行面对面指导。 侯小强透露对于签约的编剧,将按月支付薪水和保险,为了避免惰性,盛大文学透露,薪水只起到基本生活保障作用,剧本的价值衍生会激励编剧去创作。此外,华西都市报记者也了解到浙江影视集团为了鼓励编剧创作现实题材精品力作,推出了“3个100万”奖励政策;而从2012年起,广电总局也设立了优秀剧本奖励基金,每年拿出3000万元,向全社会征集奖励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优秀剧本。

华西都市报记者 任翔 陈颖

责任编辑:陈纪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