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坝上50万亩防护林老化 风沙或将威胁京津

来源: 京华时报 

[导读]9月初的张北气温已经不足20℃,寒风吹过,枯枝掉落。位于县城北部的一片树林,只剩光秃秃的树干,用力一推,其中一棵竟然应声倒地,露出朽坏的根部。

原标题:张家口坝上50万亩防护林老化 风沙或将威胁京津

9月初的张北气温已经不足20℃,寒风吹过,枯枝掉落。位于县城北部的一片树林,只剩光秃秃的树干,用力一推,其中一棵竟然应声倒地,露出朽坏的根部。

这片枯树林只是坝上地区杨树大面积死亡的一个缩影。数据显示,张家口坝上地区杨树衰死和濒临衰死的共有50.7万亩,占杨树现有林约三分之一。

坝上距北京不足200公里,过去数十年间,这片防护林为京津地区少受风沙侵袭出力甚巨。杨树衰死,其他树种则仍处于中幼龄期,防风护沙作用有限,当地林业干部对坝上防护林的担忧日剧。

一生扎根林业的前全国人大代表袁妙枝曾连续7年为此提出议案。近日,国家发改委进行的专题调研刚刚结束,新的支持项目正在编制。

□问题

不出意外,三五年内这片树林就将全部死亡,“如果遇上特殊干旱,一年就到头了”。

随手一推杨树应声而倒

坝上地区是近年来北京人消暑旅游的热门去处,往西北方向行驶200多公里,由海拔几十米的平原而入近两千米的高原,气温陡降。地处内蒙古高原南缘的张家口坝上地区,分布着张北、尚义、康保、沽源四县及察北、塞北两个管理区,北与浑善达克沙地相连,是塞北风沙南下的重要通道。

离北京最近的是张北县,县林业局副局长王进焕显得忧心忡忡。4085亩的西关林区曾经是模范林,挺拔的北京杨行列整齐、绿树成荫,风景无限。而如今展现在记者眼前的是,大片大片的杨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干枯的树皮剥落,透过啄木鸟啄出的树洞,腐朽的树身一览无余。由于公益林禁止采伐,被风吹断和倒伏在地的树干,一如原状。再往前行,仍枝叶繁茂的林带,树顶部也已经成片集体干枯。

王进焕说,西关林区衰死或半衰死的杨树已经超过一半。不出意外,三五年内这片树林就将死亡,“如果遇上特殊干旱,一年就到头了”。

虽然不如西关林区严重,张北周边的杨树防护林带也并不乐观。近日,记者驾车沿县城东北、西北两个方向探访,数十公里中成片死亡的树林随处可见,大风一过,枯枝便掉落一地。而在该县馒头营乡的一处林区,不足碗口粗的枯杨多数树皮脱落,用手一推便摇摇欲坠。记者看到有一棵树齐根倒在地上,根部已经朽成粉状。王进焕说,半个月前一次调研时,工作人员信手一推,这棵树便应声倒地。

坝上地区2000年到2010年地下水位逐年下降,正是在这一时间段内,防护林的衰死速度大大加快。

树龄到期杨树走向衰亡

张北县张北镇农业综合服务站站长袁妙枝是两届全国人大代表,59岁的她长期工作在林业基层一线。据她观察,杨树的衰死在上世纪90年代末即已出现,2003年开始树顶干枯,成片死亡则发生在2007年之后。

据调查,坝上现有杨树防护林152.9万亩,其中141.8万亩已达到过熟期,衰死和濒临衰死的有50.7万亩。虽然杨树只占坝上地区现有林面积的33%,但其他树种尚未形成规模防护效果。以张北县为例,王进焕介绍,全县163.5万亩林地中,近百万亩松、榆、沙棘等均为2000年后退耕还林所种,其他的全部是杨树。

年龄到限被认为是防护林衰死的主要原因。《全国生态公益林建设标准》规定,我国北部杨树树龄30年以上即进入过熟期。而坝上地区的杨树防护林主要都是在1970年前后栽植,早已成为过熟林,生命力逐步衰退。

坝上地区自然环境恶劣,年降水量350毫米左右,蒸发量却高达1700毫米,且旱灾、冻灾频发。林木的生长因此受到极大限制,许多过熟的杨树往往只有碗口粗细,被当地人形象地称为“小老树”。

近年连续干旱和地下水位下降加速了杨树的衰死。张家口市水务局的监测数据显示,坝上地区2000年到2010年地下水位逐年下降,平均每年下降1至3米。正是在这一时间段内,防护林的衰死速度大大加快。

袁妙枝、王进焕等林业干部曾经前往内蒙古、山西、陕西等省份调研防护林情况,在他们看来,各省份面临的形势均十分严峻,“只是坝上挨着京津,所以大家比较关心”。

□探因

“那会儿没有苗木,大家急着大造林,只好就地取材插条种杨树。”

成活率高形成“一杨独大”

杨树仅有30年寿命,为何坝上地区却形成了如今“一杨独大”的局面呢?袁妙枝感慨地说,在过去那个时代,坝上的老百姓别无选择。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春天刮出山药籽,秋天刮出犁底层。”这是当年在坝上地区广为流传的一首民谣。袁妙枝回忆,过去坝上是草原和沙地,风沙漫天,老百姓穿不上干净衣裳,经常家里白天都得点灯。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树木难以存活,坝上几乎没有树,今天张北县仍有“一卜(棵)树”、“九卜树”的地名。数据显示,在建国初期,总面积2072万亩的坝上地区,仅有天然桦树、山杨次生林0.96万亩,森林覆盖率几乎为零。

种树成为摆在当年坝上人面前的头等大事,只有造大林带才能防风护沙、改善生活条件。袁妙枝的父亲当时是国营中心林场的场长,她9岁时便已经跟着父亲种树了。袁妙枝回忆,坝上地区种树的最高峰发生在1969年后,当时全民响应政府号召,在田间地头都种上树。“那会儿没有苗木,大家急着大造林,只好就地取材插条种杨树,还都是些多年的老条子。”袁妙枝说,杨树成活率高、长得快,是自然的选择。当年的老百姓热情无限,从邻近万全等县运来的树头,用铡刀铡成条就发到了生产队,大家怕种不活就密密麻麻地插条,死了第二年又补插。

张北县马连滩村老书记孙运武清晰地记得,发动植树后,大家从十几棵老杨树上剪下枝条,加上县里发下来的苗木,全村6600多亩地,一口气种了3800多亩。

对现有林木的养护更新却大大落后,并没有意识到杨树大面积衰死来得如此之快。

只知栽树养护更新落后

多年辛苦终于成就今日局面,坝上防护林成效卓著。1977年,张家口坝上地区有林地面积达到154.2万亩,森林覆盖率7.4%。改革开放以来,又先后实施了三北防护林、环首都绿化、塞北林场、退耕还林、京津风沙源治理等工程,当地生态面貌迅速改观。目前,坝上地区有林地面积已达463.1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22.4%。

如今走在坝上的道路上,虽然风仍然不小,但天空一碧如洗。张北县的数据显示,到2012年底,大风日数由过去的90多天减少为30天,沙暴日数由26天减少到4到6天,年无霜期延长11天,林网工程区内风速降低26.1-42.4%,相对湿度提高19.8%。

随着风沙减少,坝上地区的土质条件得到改善,有识之士开始尝试对新树种的培育。1987年,马连滩村就谋划着建100亩苗圃、100亩果园。孙运武介绍,他们从山西等地引进了松树、杨树、沙棘、火炬、杏树等十几个树种,通过三年试验获得成功,“有些树死掉了,比如火炬,现在发现,松树是比较好的。”

民间自发的行动与林业部门的想法不谋而合。王进焕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县里就有意识地发展落叶松、榆树、樟子松、柳树等乔木和沙棘、枸杞等灌木,但由于没有经验,今年种上明年又死亡,不敢大面积发展。2000年后实施的退耕还林中,杨树所占比例已经很小,但“杨老大”地位已成,难以撼动。

在过去三四十年中,针对已成林的主要工作是管护。王进焕直言,过去大家都只知道“快栽树”,今年张北仍有2.6万亩新增林地的指标,但对现有林木的养护更新却大大落后,并没有意识到杨树大面积衰死来得如此之快。

防护林成片衰死,林业部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苦无办法。

财政困难无力进行改造

张北县林业局历年均向上级有关部门汇报相关情况,提到改造防护林的四大难题:一是面积大,该县衰死、濒临衰死和生长不良树木达到56.5万亩;二是经济价值低,衰死和生长不良的“小老树”基本没有经济价值,农民群众自主改造积极性低;三是政策限制,现行政策规定国家生态公益林不允许或限制抚育,只能任由杨树林木死亡;四是地方财政困难,无力承担巨大的更新改造费用。

有观点认为,最初植树时密度过大也是导致杨树衰死的原因之一。林业部门对此表示认可,因坝上的土地本就贫瘠,密度过大使得树木缺少必要的生存空间和条件,导致树势衰弱、抗逆性降低。但王进焕指出,西关林区是规范种植,一亩植树不足百棵,可见密度不是主要原因。

责任编辑:张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