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看到每分钱的去处 湖南洗心禅寺的慈善之路

来源: 湘声报 

洗心基金理事长悟圣大和尚带领义工对贫困大学新生进行走访,启动“2013洗心助学计划”贫困学子家庭走访调查。(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1488名义工分头行动,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走访了全省14个市州1691名贫困学子家庭。(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1年时间400多万元资金与1000多名受助学子,速度与效率的背后是1488名洗心助学义工的默默付出。(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原标题:

湖南首家非公募性寺庙慈善基金的探索

让人看到每分钱的去处

2013年8月18日,长沙洗心禅寺慈善基金会(以下简称洗心基金)在其网站上公示了2013年度1036名受助学生的名单。公示结束后,每名学生将获得4000元助学金。

作为湖南首家非公募性寺庙慈善基金,今年洗心基金成立刚好一年。1年时间400多万元资金与1000多名受助学子,速度与效率的背后是1488名洗心助学义工的默默付出。

这个因爱心、慈善而凝聚在一起的义工团体正朝着助学梦想前进,他们也通过微博、微信等传播方式,不断传播慈善正能量。

非公募零成本

7月17日,洗心基金理事长悟圣大和尚带领基金会副理事长刘庆、颜如玉以及10余名义工从洗心禅寺出发,前往邵阳对贫困大学新生进行走访,启动“2013洗心助学计划”贫困学子家庭走访调查。

随后,1488名义工分头行动,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走访了全省14个市州1691名贫困学子家庭。

成立于2012年8月的洗心基金是由社会各界慈善大德协力促成的非公募性基金会,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洗心禅寺座元一诚老和尚任名誉理事长,方丈悟圣大和尚任理事长,首座妙华法师任导师。

基金会有一个长远的捐资助学目标:帮助湖南万名贫困学子完成大学梦想。

叶铁华是基金会的发起理事,身为企业家的她一直为基金会积极奔走。她的职务是洗心基金副理事长兼助学部部长,名片背面印着烫金色的“洗心基金”4字,旁边围绕着“存善心,行善事,快乐行善”10个字。

常年做慈善捐助的叶铁华有着自己的理念:“在为他人送去物质财富的同时,更要将爱与善传递到对方心中,让对方也成为爱与善的接力者。”

同时她也想到能不能发起一个组织机构来做这样的事情,但这一定要是个能够信任的组织,同时要有信仰的人来做更好。后来她跟洗心禅寺负责人提起此事,双方一拍即合。

2012年3月,叶铁华开始着手准备筹划,定位为“非公募,零成本”。从寺庙做祈福法会开始,她不断“发布激情洋溢富有感染力的演说”,召集圈内好友和爱心企业家募捐。最初,募捐了200万元基金,作为注册资金。后来陆续募捐,于2012年秋季入学前,资助了长沙周边的宁乡、望城、浏阳等地300名贫困大学生。

“我们要通过慈善传递一种精神,让布施者、受施者共同沐浴一种精神的温暖,体现一种精神的高度。”妙华法师说。

基金会绝不从善款中扣除任何费用,日常运作费用将由参与者志愿、慈善义卖、基金会注资等其他渠道补充,百分百兑现捐助者的意愿,让捐助者的每一分钱都花在实处、明处。理事长悟圣大和尚说,“洗心禅寺作为大庙,弘法利生,捐资助学,扶贫济困的社会责任义不容辞。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要汇集有爱心、善心的社会各界人士力量,带动大家做善事,在传递善心的同时传递洗心禅寺的‘和’文化。”

严格的团队管理

基金募捐要靠广大的爱心人士,但基金的运行,得益于庞大的义工团队。而团队有自己的运作模式和制度,并且要求严格遵守。

比方对贫困学子走访考核,大家设计了一种评分表格,对各家走访情况进行打分,通过走访、摸底,保证贫困学生信息的真实性,把扶助资金用到真正需要的地方。

对基金的发放实行三审制,由组长初审,牵头的副理事长复审,副理事长以上成员进行终审,最后确定发放名单并进行公示。

今年的贫困学子家庭走访中,叶铁华选择了自己的老家醴陵市作为走访地区。她和其他义工一起共21个人,用了7天时间走访了329个贫困学子家庭。

“他们冒着40度高温自费搞调查走访,工作热情和作风令人钦佩也让人感动。”负责与义工走访团队对接工作的醴陵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叶瑞根告诉记者,义工们下来吃饭住宿都自己安排,走访扎实,没有带任何商业化的性质,是纯粹的助学活动。这让他对洗心基金“刮目相看”。

“对义工要求严格,让人感觉有点不近人情,但必须坚持。对基金会来说,信任度很重要。”叶铁华说,基金会要求,义工到别人家里走访,只能喝水,不能抽烟、吃饭。走访的时候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有一次走访,主人已准备好了西瓜,吃完西瓜后,大家都主动掏钱。

正能量发散与聚合

“一个贫困学子,他的父亲是先天性深度近视,母亲是天生聋哑,全家人靠政府补助和偶尔打零工支撑,这样的条件下,他努力学习考上了重点大学。我们调查的时候,天快黑了,他们家的电灯泡坏了,没钱换新的。最后是打着手电筒填写完调查记录。”这是义工黎菲菲微信上的走访记录,她今年负责家乡张家界市的走访工作,她们3天走访了92名学生。

80后黎菲菲去年加入洗心基金,她喜欢玩微博、微信,内容多是关于助学和慈善。在洗心基金义工团队中,像黎菲菲这样的80后、90后占了四成左右。

黎菲菲坦言,参加助学走访,自己得到了全方位收获。一千多人一起,大家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不畏酷暑去走访调查,这种正能量的东西很有聚合力,能很快地传递,并迅速增大。

在黎菲菲影响下,她的好友李迁胜也加入了义工团队,并且带着自己的孩子参加了走访。“走访回来后,小孩发生了变化。”李迁胜告诉记者,孩子看到了那些贫困学子的家庭状况和学习情况后,变得懂事听话了。

事实上,这种一个人参与带动一个圈子里的朋友参与的现象已经比较普遍,这也是义工团队迅速壮大的原因之一。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直接面对面地了解贫困学子的需要,这是洗心基金的一大特点。

义工圈里,大家都亲切地叫文贞为“知心姐姐”。她把这种捐助定义为一个很有意义的社会实践活动,参与式慈善是洗心基金最吸引人的地方。

文贞说,她看中的是基金的参与度与透明度,让更多的人来参与,其实好多人是带着小孩去的,教育了他们,自己也受教育。

文贞常对圈内的朋友说,先别谈资助,带动大家走访,先下去看看。走访回来后,朋友们都会感悟,还有这么贫困的人需要帮助,一定要好好努力。

为什么大家对民间基金组织感兴趣并且愿意捐钱?因为大家可以看到钱直接给了受益学生,这就是透明度。

传播慈善理念

由于义工们全程参与监督,捐款及使用明细全部在网上“广而告之”,这让基金“透明运行”,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

义工曹小平非常推崇基金零成本的运作。她觉得助学是为社会输送人才,帮助一个贫困学子就解决了一个家庭的困难,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同时,零成本不给贫困生带来麻烦和额外负担。

“4000元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进了大学之后他们就有更多机会了,我们为什么不帮一下他们?”这是了解洗心基金后陶陶的第一反应。

陶陶在中南大学工商管理博士生研修班读书,班上120名学生中大多是企业负责人。今年,全班一次性捐助了50万元给洗心基金。

“洗心基金真能零成本运作吗?”“是不是个别人想出风头?”陶陶坦言,刚开始大家都有疑问,班上同学曾建议自建一个基金,建几所小学。

捐款之前,陶陶班上的同学多次去寺庙参观了解。“我们走访发现,这是最不商业化的一个寺庙。它不收门票,也不打卦、不算命,就连在这里吃饭都不要钱。”陶陶说,了解之后同学都愿意把钱捐给洗心基金。

对于基金未来的发展,陶陶充满了信心,“现在还处于磨合期和探索期,是广大义工和寺庙的协调、配合的磨合期。可能有不尽完美的地方,但基金会逐渐走向成熟。”

对基金会的运作模式,她也有一些建议,她希望未来把组织扁平化发展,现在的模式是大量的义工下去田野调查式走访,消耗人力物力较大。另外,现在是基金会和教育、团委等部门对接,如果能直接跟学子对接,让学子直接向基金会申请更好。

“助学活动更贴近社会,通过基金会也让更多人了解了佛教,活动是寺庙和信众的桥梁,让更多人把做善事的行为发扬出去。”文贞说。

“去年洗心基金刚开始做的时候,我感觉到有点作秀的成分。”中华助学网主编何俊定告诉记者,“但后来他们确实做得很好,省内比洗心禅寺出名的寺院不是没有,但是没能做到这一点,原因在哪里?我觉得是洗心基金模式上的优势。”

“这里既有宗教的力量,信众的力量,还有基金的透明度,同时,这个平台周围有一帮爱心企业家支撑。这是制度设计上的成功。”何俊定说,这种制度给人信任感。

责任编辑:丛培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