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校长:优质高等教育供需矛盾非常突出

来源: 江苏高教 

龚克,南开大学校长。主要从事微波、毫米波技术、电波传播方面的研究工作。

高考在近年来屡屡受诟病,为什么高考的地位难以撼动?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7日,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现场接受新华高端访谈是表示,目前国内优质高等教育资源非常紧张,如果不缓解优质高等教育的供需矛盾的,高考改革什么根本没有前提。

记者:有观点把教育片面关注分数的现状归罪于高考制度。此外,自主招生的推广也比较缓慢。为什么我们无法根本改变单一选拔人才的方式?

龚克:这里面有一件事我特别希望媒体注意的,也是这两年被普遍忽略的,就是实际上这几年高考的供需关系是非常紧张的。

我们现在一本的录取率8.5%,900万名考生里面只有8.5%可以上一本院校,8.5%的话大概是不到100万人。所谓“211学校”,全国112所学校,大概招50万人—60万人;30余所“985工程学校”,包括南开大学、复旦大学招十几万人,面对的是900万考生。所以我们的老师在高考出题的时候特别要强调区分度,你必须把学生区分出来,因为不区分出来没法录取,但是一区分出来必然引导到关注细节。

如果不缓解高等教育的供需矛盾,高考改革什么的根本没有前提。我没有调查,有人告诉我,美国前200名的学校覆盖美国本科的50%以上,而我们前100名的学校大概覆盖5%。现在好象上大学不难,但是如果你是考生的家长,如果你是考生的话你会觉得很难,上好大学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现在家庭条件越来越好了以后,强烈希望上好大学。

因为现在大家接受考试的区分度,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你家里是省长还是一个农民,在分数面前你没有办法。大家接受这个公平,而且这种东西确实在相当程度的意义上,在我们这种关系社会里相对是比较公平的,尽管这里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但是你只要想想,如果把这个打乱了以后,就我们学校来讲抵不住很多合作单位。

美国大学可以,校友的孩子我就摆在明面上优惠你,因为大家不见得非要上耶鲁,像耶鲁差不多的学校美国有几十所。我们现在没有这种资源供给大家。特别希望大家关注到一个基本事实,随着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家庭收入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家庭希望他的孩子享受到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的情况下,我们现在提供的供给和需求差距太大了。

我们做自主选拔加分加试自主招生,为什么社会上这么诟病呢,只有50来所学校做这件事,只有5%的考生得到自主加试加分。我们希望多一点口试,但是我们面临很大的压力,很多高校现在放弃了口试。压力就在于,如果你考了93分,我是92分,我在面试超过你,所有家长都来质疑:你是不是认识他的妈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关系?那个人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合作关系?太紧张了。

改革没有宽松度是不行的,大家这么激烈争夺资源的时候,要理解这些家长。900多万人考试有600多万人被录取,这是一个假象,为什么很多人可以被录取他要复读?因为他要上好学校,不甘心上一个他认为质量不符合他要求的一个学校。现在高职也招不满,因为他不想读职业教育,他想读普通高等教育。为什么一批学生拼命的考研究生,他就是为了换到一个比较好的学校。这个资源太紧了。要想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话,你必须看到人民这么强烈的一个需求。现在所谓“211学校”大概只覆盖了6%左右的高考生。这个不行。

这当然不是一蹴而就,需要下工夫,但是不能拖。其实中等教育也是。以前我们老说基础教育的均衡化,教育公平的问题。为什么现在择校是一个问题,大家是想到好中学的。造成这样的问题的一个基本事实在我看来是好中学太少了。现在不是要把一个好中学变成一个一般的中学,而是要把一个一般的中学变成一个好的中学,这才是满足大家的需要。根本来讲是要把水平提高起来,而不是拉平。大家是希望有更好的好中学可以上,都像北京四中那么好,或者至少有几十所四中那样的学校就很不一样了。

责任编辑:许游